集采再发力,长期看,医药赛道到底是不是好赛道?

近期,除了新能源汽车,老榕树还将对医疗医药行业上一系列分析,除了大消费、大科技,大医药领域也是未来。

今天重点说集采。

一直以来,医药行业的发展确定性,注意是行业确定性,都是十分明确的,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强大需求,是确定的。而经济规律中,最重要的就是供求关系,有需求,自然会产生大量的供给。

林园投资医药,说未来三十年只投资医药,最核心的,就是行业需求太大。

但是,我一直有个观点,医药行业是好赛道,但是不是好的确定性赛道,其中对于企业的变数太大。

因为什么了,因为我们的国情和西方不一样。

这次新冠疫情让全世界很多人,尤其贫困人群,都有想做中国人的冲动,因为只有在中国,得了这种传染病,国家包了医药费,在美国为什么那么多人放弃治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要自费,如果没有买保险的话。

从这点上看,能够很明显,我们的制度决定了,国家是要考虑老百姓利益的,尤其在关乎民生的大问题上,国家是不会含糊的。

而现在的大问题,很重要的一块,就是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

医疗医药领域的集采,其实,就是国家对于医药行业进行改革,重视民生问题的一个体现。

顺着这个事,我们先说远一点的,今天能够有集采,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政策出来,目的只有一个,老百姓看得起病。

但从企业角度说,我们说投资,让利是必然,在中国,我认为医药行业短期的暴利可能存在,长期看,暴利难以存在。我们从投资角度看这个问题,如果企业没有长期可持续的“暴利”,那么再好的行业,也很难诞生好企业。

我们看这次冠状支架的集采,就表现的十分明显。

集采之前,1个支架买6瓶茅台,集采之后,1瓶茅台买6个支架。

如果按照国信证券的估算,2019年,国内冠脉支架终端市场规模预计超过150亿元,本次降价后按照700元的均价计算,集采部分支架市场规模约7.5亿。金属支架整体市场规模预计缩减至23~47亿元。集采之后,冠脉支架不再属于是高值耗材产品了。

可以说,集采下来后,整个冠脉支架细分赛道都已经不是好赛道了,至少现在肯定不是。

数据说话,这个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乐普医疗,之前的毛利率70%,现在看,基本不用想了。乐普医疗一直以来,就是两条腿跑路,一个是行业带来的高成长,另一个就是产品的高毛利率,增长的快,还超级赚钱,也难怪乐普成为过去的长期大牛股。

但是,也不是所有的细分赛道企业都不行,因为这么惨烈的价格缩水,很大程度上也会必然带来行业的整合。对于龙头企业,其实也是有一定好处的。

有分析预测,未来的冠状支架领域只会剩下几个主要玩家,比如乐普医疗、微创医疗、吉威医疗以及两家进口厂商波科和美敦力等。而其余大中小企业以及海外厂商均将遭遇淘汰。

同时在行业集中度提升的同时,国产化替代也会进一步提升。

但即便是这样,这个领域“暴利”的时代,肯定一去不返了。

但是,如果说,把企业都打死,大家都不赚钱了,这肯定也不行,因为没有研发生产,到头来还是老百姓吃亏。

但是从这次医药改革的方向上看,价格上主要也还是在渠道上做文章。长期以来,我国的医院都是“以药养医”、“以耗养医”,这两块,很多都是暴利,

因为之前为什么有那么多经销商、医药代表,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国医院众多,厂家根本跑不完,要做市场,就必须依靠经销商,而经销商跑市场,大家都明白其中乱七八糟的事有多少,有多少钱是不根本不应该的花的。

而集采很大程度上就是让厂商直接对医药,大大减少渠道的环节。

这对于上市企业来说,未见得是坏事,大家看看我们上市企业中,很多号称研发型企业的医药企业,他们的销售费用是远大于研发费用的。

而国家带量采购是在本质上压缩了中间流通环节,对于生产厂家来说,会大大降低市场和销售费用,剩下来的钱,相信他们会用于药品和器材的研发上。

好,老榕树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问题来了。

整个看下来,医药行业一个政策很可能就会导致一整个细分赛道发生根本性变化,对于这些的判断,我认为,完全超过了能力圈的范畴,我倒是认为,医药领域的能力圈认识,就是那些行业做不得,看不懂,看不明白的,少参与,这就是能力圈。

现在市场刚刚担心完冠状支架被集采,

马上骨科、微创耗材、人工晶状体等等细分赛道,多少企业开始了心惊肉跳。

医药、医疗赛道,其实说是黄金赛道多少年了,为什么能够出现中期的长线牛股,很难产生像茅台和部分白酒企业那样跨度十几年的牛股,其中的缘由值得思考,因为这个思考的结论,很大程度上也还决定了未来的趋势。

本文源自头条号:榕树资本分析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