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郎师傅是一名快递取件员

前段时间他去客户家中取件

碰巧这个客户家的小狗死了

客户认定

小狗是郎师傅的车子压死的

还向快递公司投诉

最后郎师傅被公司进行了处罚

可他觉得自己很冤枉

客户小狗死亡

快递小哥称被冤枉

郎师傅是申通快递的一名取件员,负责杭州余杭洪桐村片区的上门取件服务。

11月10日,他像往常一样到客户家里取件。客户不在家,包裹放在门口,取了件,他就开着面包车离开了。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不一会儿,客户发给他一张照片,一只白色小狗躺在路上,脑浆四溢。客户怀疑是他压死了小狗。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郎师傅回忆,看到图片后,他立马检查了车轮,没有发现血迹,不过当时忘记拍下照片。郎师傅的车上,没有安装行车记录仪。而事发地是客户家门外的空地,周围没有公共视频,小狗究竟是怎么死的,一时间很难说清。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客户把事情反映给了洪桐村村委会,村委联系郎师傅,表示从村口看到他的车开进去过,希望郎师傅过去协商赔偿事宜。但是,郎师傅坚称没有压死过这只狗。

郎师傅觉得很冤枉,因为开车出现过,就认定是他压了狗,这样的推理,他无法接受。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郎师傅

我觉得非常冤,也没有过来(协商),但是他们就反映到了我们快递公司,公司的领导就过去赔了500块钱,因为这个事情,公司罚了我500块钱,意思就是说我压的,然后没有去承认。我觉得非常冤的,这不是钱的事情,这是侮辱人格的事情。

郎师傅认为,自己先是被冤枉,然后被侮辱,他一定要讨个公道。为了核实情况,记者来到了狗主人的家,不过家里没人。凑巧的是,一位邻居大伯主动表示,事发当天是他发现小狗出了意外,不过并没有看到是哪辆车压死的小狗。记者又询问了几位附近的村民,大家表示不太清楚当时的情况。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随后,我们电话联系上了狗的主人——戴女士。戴女士表示,她只跟申通快递合作,除了郎师傅的面包车,自家门口不可能出现第二辆快递车。当天她也第一时间询问了周围邻居,下午确实只有一辆面包车来过她家。

戴女士

村里面调了监控,那个时间段只有一辆车子在那里进出,我没有看到(监控),村里面的人看了。

快递小哥被锁定

依据是什么?

戴女士说,当天下午4点她送女儿去上兴趣班,当时狗还是好好的,等她5点回到家,小狗已经死掉了。而郎师傅的取件时间,刚好在这个区间里面。

戴女士说,死去的小狗陪伴了她10年,最后只赔500块钱,她已经做出很大让步。可郎师傅认为,这并不是钱的问题,他没有压过小狗,这个责任就不应该让他来背。

双方各执一词,随后,记者来到了余杭洪桐村村委会。按照戴女士的说法,村里面查看了监控,最终确认是郎师傅。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杭州市余杭区洪桐村村委信访部黄建坤

这个倒也不是很认定,就是他们说有可能就是这辆车,当时有3个邻居说是就这么一辆面包车,小村子路口没有监控。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村里的回答令人意外,锁定郎先生,并非是通过路口监控,而是走访询问的结果。

随后,记者找到了负责调解这起事件的村主任。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杭州市余杭区洪桐村监会主任金平

监控是要到派出所去调的,我们没权利调监控的,只有她到派出所去报案才能看的。

按照村主任的说法,事发后双方都没有报案,所以没有人看过路口监控。听到这里,郎师傅气不打一处来,他说村委会当天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赔偿。到现在他才知道,村里其实并没有他压到狗的证据。

村主任表示,事发后他们的确给郎师傅打过电话,不过并不是让他来赔偿,而是想核实情况,当时郎师傅拒绝了,后来是快递公司出的面。

村里态度明确,这件事情他们只是帮忙协调,后来赔偿狗主人500块,完全是快递公司的决定。那么,在没有任何结论的情况下,申通快递为什么要赔偿这笔费用呢?记者联系上了郎师傅所服务站点的负责人。

申通快递工作人员伍先生

我赔这个钱不是狗压不压死的(问题),是人家在投诉申通快递,都投诉到我们申通总部去了,(郎师傅)又不是我们正式的员工,为这500块钱,我公司关掉不做啦?

原来郎师傅并非申通的正式员工,而是双十一期间招来的临时工。因为狗的事情迟迟不解决,戴女士投诉到了申通总部。为了不被总部处罚,站点负责人自掏腰包赔了500块钱,这笔钱也不准备让郎师傅出。

事情到了这里,郎师傅算是弄明白了,没有一个人能够认定就是他压死的小狗。

浙江一快递小哥开车送货后被投诉,客户:死了,被他压死的

郎师傅目前已经向申通申请离职。小狗到底是怎么死的?目前还是一个谜。但是,他也不想再计较了。

来源:小强热线浙江教科(ID:ztv4xqrx)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 杭州交通918

本文源自头条号:光明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