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双11”在即,亚马逊的员工罢工了

据报道,其发动罢工的目的在于破坏亚马逊的黑五销售。在罢工举行的前一天,亚马逊还花费5亿元,为一线员工发奖金。今年6月,由于亚马逊取消了自3月起每小时2欧元的疫情期间工作补贴。10月13日亚马逊会员日,德国第二大工会组织威尔第也组织了一次罢工,规模与本次黑五罢工相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 猫弟,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中国的双十一,西方的黑五,都是一年中电商最为忙碌的时间。然而,电商巨头亚马逊在临近黑五的日子里却遭到了大麻烦。

据法新社报道,11月27日下午, 拥有2000万会员的UNI全球工会联盟在15个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和印度)发起倡议,要求亚马逊对其反工会做法、工人安全问题、避税措施和环境问题负责。与这些要求相伴的,是各地大规模的罢工。

据悉,此次罢工浪潮背后,有着多个工会组织的身影。除去上文提到的UNI,还包括德国第二大工会组织威尔第、绿色和平组织、施乐会等数十个组织。为此,亚马逊甚至雇佣了情报分析员,以对付“有组织的劳工、激进主义者团体和仇恨团体。”

一、十五个国家参与罢工

UNI工会在全球拥有40000名亚马逊员工会员,他们也是此次罢工的主导者。据报道,其发动罢工的目的在于破坏亚马逊的黑五销售。

据美国消费者协会的预测,光是美国的消费者在这一天的消费就将超过100亿美元。

在罢工举行的前一天,亚马逊还花费5亿元,为一线员工发奖金。具体而言,美国一线员工将获得300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的奖金,而兼职员工将获得150美元(约1000元)。而英国的一线员工则获得约合人民币2600元的奖金,兼职员工获得1300元。

据悉,这笔奖金的发放由亚马逊全球业务高级副总裁戴夫·克拉克负责。克拉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今年将花费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0亿)用于为全球团队提供“特殊奖金和激励措施”,其中包括6月份它向工人支付的‘谢谢’奖金。”

但各大公会组织似乎并不买账。UNI全球联盟秘书长克里斯·霍夫曼表示:“很高兴工人得到更多的收入,但这还不够。”她补充称,亚马逊应该专注工人的长期福利。

英国绿色汽车联盟则表示:“英国议会应该调查亚马逊承诺的提供人性化工作场所的措施是否落实。”亚马逊则反驳,称英国任何集散中心均曾发生罢工,亚马逊的工作场所条件足够好。

黑色星期五当日,包括德国,美国,英国,法国,墨西哥,西班牙和印度在内的全球15个国家参与罢工。孟加拉国服装工人围攻了亚马逊供应商大楼,在楼外示威以要求更高的工资。不久后,菲律宾的服装供应商总部也遭到了围攻。

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次罢工是由误导或自私自利的团体提出的一系列误导性主张。”

二、德国罢工浪潮最大

这已经是今年威尔第针对亚马逊发动的第三波罢工浪潮。

今年6月,由于亚马逊取消了自3月起每小时2欧元的疫情期间工作补贴。亚马逊德国员工已经组织了一次罢工,人数大约在2000人。10月13日亚马逊会员日,德国第二大工会组织威尔第也组织了一次罢工,规模与本次黑五罢工相当。

德国是亚马逊除美国以外最重要的市场。在德国,亚马逊一共拥有16个主要集散仓,遍布德国各大主要城市。雇佣常备员工16000名,并在“ 黑五“期间额外雇佣了超过10000万名临时工。

11月27日夜班时分,威尔第组织的罢工开始了。16个集散仓中的7个发起了罢工,包括位于莱比锡,巴特黑斯费尔德,莱茵伯格,维尔恩,奥格斯堡和科布伦茨据的集散地在内。威尔第发言人安德烈·舍尔透露,大约有2500名工人参与了此次罢工。

“美国双11”在即,亚马逊的员工罢工了

此次罢工在社交媒体上的标签为“make amazon pay (让亚马逊付钱!)”

另一名组织者德国服务工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罢工将维持至少三天,目的是破坏亚马逊的“黑五”销售业务。而威尔第则主张,亚马逊必须加入适用于零售和邮购的区域性集体协议。这份集体协议涵盖工资,奖金和带薪休假。

自2013年起,威尔逊就致力于让亚马逊签署这份协议。

目前,亚马逊拒绝与威尔第的代表谈判,双方处于僵持状态。亚马逊发言人表示,这场罢工对亚马逊的经营活动没有影响,并且早已为该公司提供了出色的薪水,福利,职业发展机会以及安全的工作环境。

他同时强调:“我们的客户将准时收到订单,罢工不会有影响。”

亚马逊在德国的仓库员工时薪为,每小时11.30欧元至12.70欧元之间(约合人民币90至100元),该国的最低工资标准约为人民币73元每小时。

三、贝佐斯雇用情报人员

今年9月1日,亚马逊发布招聘信息,称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团队正在寻找一位具有企业家精神的高级情报分析师。在该岗位描述中,亚马逊提到此位分析师会涉及包括有组织的劳工,激进组织在内的议题。并为包括抗议,地缘政治危机,以及其他影响运营的冲突在内的要素提供解决方案。

该招聘信息显示,应聘者需要拥有8至10年的情报部门工作经验。

针对此事,欧洲议会议员发表公开信,敦促贝佐斯就该公司是否有意针对工会会员,其本国工人和政治人物的问题做出回答。该信是由法国左翼政党党员莱伊拉·柴比发起,其余37个议员联署。

由于该职位强调应聘者需要精通法语与西班牙语,欧洲议会质疑该公司是否打算监视欧洲的人员和群体。

迫于压力,亚马逊撤回了这条招聘启事,并表示亚马逊不会监视第三方团体,而是查看公共信息以了解其运营环境。

然而,11月24日,亚马逊全球安全运营中心发生了数十份文件的泄露。这些报告是在2019年黑五前撰写。报告显示,亚马逊雇佣了臭名昭著的间谍组织、瑞典安全公司SecuritasAB的子公司Pinkerton侦探局,密切监视其工人的劳工和工会组织活动。

亚马逊辩称,雇佣Pinkerton是为了保护高价值货物的运输。

然而,其内部往来邮件显示,该部门所有团队成员都收到了与亚马逊员工相关的劳工组织活动信息。包括确切的日期,时间,位置,举报行动的消息来源,事件的参与者与预期参与者。

同时,亚马逊还利用社交媒体追踪欧洲的环境主义行动、绿色和平组织和星期五组织,以及著名环保主义者格雷塔·恩图伯格。此外,该中心还密切检测黄背心运动、维也纳团结运动以及欧洲反伊朗运动。

疫情期间,欧美几乎所有的零售商都大受打击,然而亚马逊却借助东风逆势而起。该公司预计,借助于黑五,第四季度收入将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使2020年的总销售额超过3700亿美元,比去年增长三分之一。

其中,在第二季度,亚马逊销售额同比增长40%至889亿美元,并创下了单季度52亿美元的利润记录。由于业务量大增,亚马逊今年的全球员工数字增加了50%,至112万名全职员工,不包括亚马逊的承包商和临时工。

今年以来,亚马逊股价累计上涨近80%,是美国五大科技公司中表现最好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代周报(ID:timeweekly),作者: 猫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