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与贝索斯,谁会先飞到火星?

论及马斯克与贝索斯在太空领域取得的成果,SpaceX动作最频繁也最大,多次完成了重型火箭回收,11月15日还用龙飞船将4名宇航员送上了空间站。每当获得重大里程碑式的成就,马斯克和贝索斯就会在社交网站上隔空互怼,一次次唇舌之战也是两家企业白热化竞争的缩影。马斯克虚情假意地祝贺了对手贝索斯,还不忘高调夸奖自家的火箭,公开指出蓝色起源进行的发射难度远远低于SpaceX。

本文作者:李鹏飞,原文标题:《马斯克与贝索斯:世界上最有钱的两人展开太空大战》,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埃隆·马斯克的火星移民梦又前进了一小步。日前他在推特上透露,Starship SN8原型机最早可能会在美国时间12月2日开始飞行。此前,11月25日,SpaceX升空了第16批星链卫星,并且成功回收了一枚7手运载火箭“猎鹰9号”。

马斯克与贝索斯,谁会先飞到火星?

在马斯克之前,有能力在私人航天领域进行探索的只有实力超强的大国,近二十年来,这个技术、资金甚至运气都密集的行业迎来了一些民间player。马斯克的SpaceX之外,最引人瞩目、实力最强的要数亚马逊公司老板贝索斯开创的商业太空公司Blue Origin(蓝色起源)

恰巧的是,贝索斯和马斯克分别是2020年新晋世界首富和第二富豪。据国外媒体11月24日报道,得益于特斯拉股价不断上涨,马斯克的身家在今年也大幅增加,在彭博亿万富豪指数榜上,马斯克目前已超过了盖茨,升至第2位,身价1280亿美元,榜首的依旧是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他目前的身家为1820亿美元。

同行是冤家。贝索斯和马斯克2004年还能一起共进晚餐,然而在一起挖墙脚事件后,两人再也不一起聊登陆火星的共同梦想了。

据《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自传》中描述,两人纷争的序幕源自一次蓝色起源从SpaceX挖角事件。贝索斯明目张胆地从SpaceX挖走了世界顶尖搅拌摩擦焊接专家雷· 米耶科塔(Ray Miryekta)。“杰夫聘用了雷,而且竟敢用他在SpaceX的工作成果申请专利,”马斯克说道,“蓝色起源强攻这些专业领域人才,开出如双倍工资这样的条件。我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并且显得鲁莽无知。”

在SpaceX内部,蓝色起源被戏称为B.O.(body odour,意为狐臭),公司甚至设置了邮件过滤器,滤掉所有带有“blue”和 “origin”的邮件,以杜绝其挖人墙角的行径。

“我认为贝索斯妄想成为国王,”马斯克说道,“他有不懈的工作热情和称霸电子商务领域的雄心。但说实话,他真不是个有趣的家伙。”

有来有往,2019年在一次私人演讲中,贝索斯则调侃了马斯克殖民火星的想法不切实际。他当时说,如果“我的朋友(马斯克)”想去火星,先应该去喜马拉雅山顶住一年试试。因为和火星比起来,喜马拉雅山顶的条件可能像“天堂的花园”那样美好。

从事私人航空事业像是贝索斯的一项业余爱好,马斯克则不同,几乎手中的一切业务都是围绕移民火星而服务。成立space X是为了发射火箭和宇宙飞船,太阳能公司是解决火星的能源获取问题,造电动车是因为火星没有空气用不了燃油车,做成了市值第一的车企只是“顺便”。

论及马斯克与贝索斯在太空领域取得的成果,SpaceX动作最频繁也最大,多次完成了重型火箭回收,11月15日还用龙飞船将4名宇航员送上了空间站。蓝色起源目前呈追赶之势,虽然最早于2015年11月实现首次火箭回收,但整体发射难度和发射次数还落后SpaceX一大截。不过蓝色起源也有一些值得肯定之处,比如同样取得了NASA的一些发射订单,还与SpaceX一同加入了美国宇航局最新的重返月球计划。据外媒7月报道,蓝色起源还计划在2023年实现登月。

两家私人航空公司都发轫于2000年左右,SpaceX成立于2002年,蓝色起源的前身2000年就已经成立。两家都希望通过降低火箭发射的成本,让更多人有机会飞向太空。在各自发展的过程中,两人在火箭回收、全球卫星通信服务、载人航天等业务板块方面,多次发生摩擦

每当获得重大里程碑式的成就,马斯克和贝索斯就会在社交网站上隔空互怼,一次次唇舌之战也是两家企业白热化竞争的缩影。两个争强好胜的家伙对于打口水仗乐此不疲,对他们来说,对手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也在激励他们加快实现梦想。

马斯克与贝索斯最早也最频繁的摩擦,围绕火箭回收。

第一次冲突源自2013年争抢火箭发射平台,马斯克怒斥蓝色起源的招数为“造假的阻挡策略”。

2013年美国宇航局NASA完成了亚特兰蒂斯号的最后一次发射任务,并将所有航天飞机全部退役,NASA决定将之前使用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A号发射平台的使用权拍卖给私人公司。39号发射台是传奇,是阿波罗载人登月计划的“王座”,谁得到这个发射塔的使用权犹如被加冕了载人航天的“指定继承人”。

SpaceX首先表示出了兴趣,NASA也倾向于租给有合作关系,且有过成功发射经验的SpaceX。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后来才加入竞争,甚至还拉上了与马斯克有宿仇的ULA(联合发射联盟),宣扬开放租赁的模式可以带来更多租户。

马斯克此刻手中已有一些商业发射订单,基于自身利益势在必得,他主张租给单一公司才能最大化地利于航天事业的发展。蓝色起源在那时还没有任何发射经验,马斯克认为没有火箭发射的发射台租赁都是耍流氓,愤怒地称其为“造假的阻挡策略”,这场争夺最终以SpaceX签下20年排他性租约而获胜。

2014年,SpaceX和蓝色起源关于可重用火箭技术的专利再次爆发冲突,使两人关系进一步恶化。

早在2010年6月,蓝色起源公司就已经把火箭重用技术的概念注册为专利。其中包括了在海岸地区发射火箭,在海面无人船回收一级火箭。2014年SpaceX正在开发一项火箭回收技术时,突然发现受制于这项专利。如果按照专利的要求,SpaceX可能要为使用这项技术向蓝色起源支付数千万美元。

于是SpaceX向美国专利和商标办公室提出了抗议,举证日本发明家Yoshiyuki Ishijima已经在他1998年的论文中对这项技术有了完整论述。后来经过大约一年的审核,专利和商标办公室最终裁定取消了蓝色起源的这项专利。SpaceX再胜一筹。

2015年11月23日,蓝色起源首次实现了火箭发射并垂直回收,公司将研发的New Shepard(新谢泼德火箭)成功发射到了100千米的高空,随后火箭体完好无损地垂直降落到了预定的地面位置。马斯克虚情假意地祝贺了对手贝索斯,还不忘高调夸奖自家的火箭,公开指出蓝色起源进行的发射难度远远低于SpaceX。同年12月22日,SpaceX也第一次成功垂直着陆了猎鹰9的一级火箭。

同样的垂直回收复用技术,新谢泼德火箭VS猎鹰系列火箭,难度系数简直大相径庭。如果说谢泼德火箭是一支钢笔,那猎鹰9就是一柄长剑,从机身尺寸到发射质量再到发射高度,完全不是一个量级。谢泼德火箭只是来到了太空边缘的100千米高度,甚至都没达到低太空轨道;而猎鹰9则有能力发射到200千米高空,真正具备将荷载送入太空的能力。

从时间节点来看,蓝色起源比SpaceX刚好提前了1个月实现,以至于贝索斯当时很得意,发推打趣道:欢迎SpaceX加入火箭回收club。

“一箭七飞”,火箭复用记录上贝索斯又抢先一步。

今年10月13日,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公司又率先创造一项新纪录:同一枚火箭/太空舱成功实现第7次发射及回收。单从复用次数来看,刷新了全球航天界的新高度。竞赛咬的很紧,SpaceX在一个多月后的11月25日也实现了“一箭七飞”。

两家双双实现“一箭七飞”,既是结合实际情况,也不能排除情绪的成分。

蓝色起源目前总计发射13次,只研制了三枚谢泼德火箭,即谢泼德火箭1号、2号、3号。其中谢波德1号,在2015年4月29日成功发射回收时坠毁。新谢泼德火箭2号在2015年~2016年成功发射并回收5次,一箭五飞。新谢泼德火箭3号,从2017年至今成功发射并回收7次,实现一箭七飞,蓝色起源没有火箭数量和发射次数的优势,只能在其他指标上刷刷存在感。

马斯克手中可以选用的火箭很多,有多枚复用了三次、四次的火箭,唯独选用了一枚已经发射了6次的火箭做第7次发射,不排除有和贝索斯赌气的成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疫情的原因,蓝色起源的是这次发射是2020年以来的第一次发射,而SpaceX今年已执行了23次任务!SpaceX不断高效、成熟、常态化地进行火箭发射并回收,使圈内外普遍觉得,SpaceX才是真正娴熟掌握火箭复用、回收技术的头号太空公司,真正意义上的太空先锋。

2019年4月,亚马逊推Kuiper全球卫星宽带计划,项目代号“Project Kuiper”(“柯伊伯”项目),将要发射3236枚卫星构建全球网络,马斯克@贝索斯,并评论:“抄袭者。”

马斯克先于贝索斯在2015年1月就宣布了“Starlink”(“星链”计划),率先提出要打造一个覆盖全球的网络通信系统,为全球提供上网和通信为主的数据服务。“星链”计划打算发射约12000颗轨道卫星覆盖全球每个角落,后来这一数量又追加到42000颗。

2019年5月23日,猎鹰9号运载火箭成功将首批60颗星链卫星发射向太空,正式开始部署“星链”。截至目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SpaceX已经发射了16批星链卫星,每批发射数量都在60颗左右,截至目前共计发射了近955颗,还于近期开始了商业化公测,可以说实现了从0到1。

互联网全球卫星通信服务,是一项门槛极高的服务项目,往往需要数十亿美元和长达几年的持续投入。从覆盖局部到全球,从单一频段到多频段覆盖,都要分阶段实施。以“星链”计划为例,造一个大型的人造卫星星座,全面组网完毕基本分为三步:首先,用1584颗卫星完成初步覆盖(主要为北美地区);第二步,用2825颗卫星完成全球组网;第三步用7518颗卫星组成更为激进的极低轨星座。

立体组网之后,能同时满足高速度和低时延的复合需求。由于卫星数量多,还可以动态地控制数据资源流动,也解决了地面网络覆盖不到的偏远区域的网络需求。

“星链”计划优点诸多,却并非独创首创,知名的其他互联网星座还包括oneweb、Telesat、波音公司和铱星计划等。其中最著名的应属铱星计划(Iridium),最早于1987年由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启动,计划在7个轨道面均匀分布11颗卫星实现全球覆盖,参考铱元素有77个电子故此得名,后经论证总数降为66颗就实现了覆盖。铱星计划提出的时候前景远大,只是结局有些唏嘘,最终因入不敷出导致了项目破产,后由美军介入成为了美军专属的全球通信网络。

目前“星链”计划已达到800颗卫星的最低要求,前日向美国部分用户发起了测试邀请,美国网速测试统计公司Ookla最新数据显示,SpaceX的“星链”卫星互联网服务的试用速度已突破160 Mbps,超过美国95%的宽带连接。网络速度表现也使较多用户感到惊喜,纷纷在网上晒贴。

贝索斯的“柯伊伯”项目今年7月份获得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简称FCC)批准,对比下来还没有进度上的优势,暂时虽未开始发射,拿到了频段这一战略资源等于说箭已上弦,自家也有火箭,准备好之后随时可以启动。官方公布的组网步骤分为五个小阶段,跟星链的三步走异曲同工,一只脚刚迈出了0的起跑线,还没落到1。

“柯伊伯”项目处于后发位置,有若干前人经验可以参考,能更好地避坑和取巧。“柯伊伯”项目只打算覆盖北纬56度到南纬56度的区域,目标为全球95%的人口提供卫星通信服务,不像“星链”计划那样立志覆盖全球每个角落,也不像铱星计划组网卫星数那么少。

所需的卫星总数相较于星链,大幅缩减至3236颗。最终覆盖面和覆盖密度虽不如星链,但却有可能花不到星链一半的成本解决90%的需求。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也认可了该网络的潜力,说Project Kuiper代表了高达“1000亿美元的机会”。

寰宇四海,“柯伊伯”项目是目前唯一在数量级上能和SpaceX打对台的卫星群计划。虽然发射进度暂时落后,但贝索斯这边有和现有业务联动的想象空间,不失为另一种强大的优势。未来亚马逊云业务可以上卫星、个人的prime会员增值业务也可以作捆绑,新的流媒体业务Fire TV也有内容倒逼运营商业务的潜力。

星链计划领跑了第一圈,但长跑还远未结束。

今年9月21日,NASA发布了“阿尔忒弥斯”月球探索计划的正式规划报告。阿耳忒弥斯在古希腊神话中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妹妹之名,被喻为月亮女神,足见NASA对此项目期望之高。此次NASA不仅自建火箭和一系列航空器,还发包寻求外部公司的合作,这又无可避免地成为蓝色起源和SpaceX竞相角逐的标的。

不过这次,较量从基础的火箭技术,上升到了技术含量更高的复杂航天器板块。

2019年5月10日,贝索斯揭晓了蓝色起源的月球探索计划,并亲自在展示了月球着陆器蓝月亮(Blue Moon)。马斯克当天发推嘲弄,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经过修改的“蓝月亮”照片,登陆器侧面的名字被改成了“蓝球”。

马斯克与贝索斯,谁会先飞到火星?

与此同时,SpaceX家的星际飞船(Starship)也在紧张的开发之中。2019年1月马斯克就在社交媒体上曝光了Starship的模拟图,中间也曾经历过不小的挫折,今年2月,SpaceX星际飞船原型SN1在一次液氮压力测试中发生爆炸,直到今年8月4日,全尺寸“星舰”原型机SN5才完成150米跳跃试飞试验,试飞时间持续约1分钟。

9月2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蓝色起源和Dynetics的月球着陆器都通过了美国宇航局(NASA)的审查。NASA同时将月球着陆器合同授予了三个竞争对手,分别是SpaceX、蓝色起源和Dynetics,合同总价值为9.67亿美元。蓝色起源获得了5.67亿美元,SpaceX获得了1.35亿美元资金合同。由于承包业务内容不同,不能单纯以金额高低论成败,获得NASA认可即是胜利,这次两家可以说打了个平手。

马斯克与贝索斯都是成功的企业家,逐梦太空也源自二人儿时的神往。时针拨回到2004年,亚马逊还称不上是电子商务帝国,特斯拉在人们心目中还不是汽车而是人名;那时二人同桌共进晚餐,聊起火箭还是志同道合的极客密友,如今旧时光再难回去。

蓝色起源与SpaceX走出了两条完全不同的发展轨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创始人的理念为公司注入了不同的灵魂。贝索斯信奉“慢就是顺,顺就是快”,践行长期主义,马斯克则一路高调猛进。

1999年末,美国互联网泡沫即将破裂前夕,贝索斯上了美国三大电视台之一NBC的晚间新闻节目。贝索斯坚持烧钱低价扩大市场份额的战略是他屡受质疑,NBC著名主播布罗考(Tom Brokaw)在访问中用挑衅的语气问贝索斯:你知道利润(Profit)这个词怎么拼么?“当然知道”,贝索斯不假思索地回答:PROPHET(先知,洞察先机)

多年以来他始终践行长期主义,终将亚马逊做成了世界顶级的公司。

与贝索斯风格截然不同的马斯克,练就了一套“吸睛大法”,是媒体宠儿,也为他的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度。

之前美团王兴曾评价马斯克是一个深谙 vaporware(注:“雾件”,指未开发完善便开始宣传)之道的人,意指马斯克的产品和宣传存在错位,总是迫不及待地把任何进展公之于众。人们总能第一时间从直播中见证“猎鹰1号”“猎鹰9号”“龙飞船”的发射,哪怕有时也面临失败。

最有趣的是,贝索斯与马斯克二人除了正面竞争,还有一些番外,都仿佛“行为艺术”。

贝索斯算是为自己的长期主义造了一座纪念碑,他在德州建造了一个由未来学家西尔斯(DannyHills)设计的万年钟(ClockoftheLongnow),这台钟每一百年指针动一下,每一千年布谷鸟才报时一次。

SpaceX创立之初,为了引起NASA的注意,马斯克曾把一个七层楼高的火箭放到一辆定制的拖车上,跨过了整个美国,运到华盛顿。使原本摆热狗摊的地方,躺着一枚七层楼高闪亮、洁白的大火箭。

埃隆·马斯克和杰夫·贝索斯既为我们带来了好的产品和服务,还带来了好故事。两人在太空领域的较量仍在继续,有位名人曾说过,“宇宙就是一幅最大的春画。”且看马斯克和贝索斯后续如何涂写。

引用:

《在彭博亿万富豪指数榜上,马斯克已超过盖茨升至第二位》,凤凰网科技

《SpaceX成功挑战新纪录:一箭七飞七回收》,腾讯新闻

《SpaceX的“星链”究竟特殊在哪里?》,搜狐

《SpaceX执行第16次星链发射任务 将60颗卫星送入轨道》,新浪科技

《NASA更新2024年让宇航员重返月球的阿尔忒弥斯计划》,腾讯新闻

《马斯克与贝索斯的恩怨从何而来?》,新浪财经

《SpaceX首批星际飞船乘客将在2023年1月开始绕月之旅》,TechWeb

《新龟兔赛跑:马斯克与贝索斯的太空竞赛》,新浪科技

《贝索斯的长期主义》,经济观察报

《贝索斯公布登月计划:2024年送人上月球,登陆器叫蓝月亮》,澎湃新闻


本文作者:李鹏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