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天下修道,终南为冠。”今年年初,疫情突如其来。雨后升腾起的白雾,为终南山平添几分神秘。枝子原本在某省会的学校当校长,孩子成年后便决定剃度出家,隐居终南山。如果这些只是让丽丽失望的话,最后发生的事使她仓皇地逃离了终南山。接到丽丽的电话,拍摄团队接她离开了山村。终南山并非处处充满危险,但安全问题确实存在。当地警方逐一盘查外来隐修者身份,查获了数名通缉犯。丽丽还是选择离开终南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箭厂(ID:arrowfactory),作者:hu柯,编辑:+ +,题图来自:原文供图

一、上山

终南山,既指西安南面四十公里处的那座两千六百米高的山峰,又指与之相毗邻的东西一百公里以内的山峦,西起陕西宝鸡眉县,东至西安蓝田县。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相传终南山上有5000名隐士,或许更多。

丽丽是慕名而来的一位。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下岗后,丽丽曾尝试做点小饰品生意。初去义乌进货,同行的朋友推荐她下了几个单子,进货回来大家却都嘲笑货太过时,根本卖不出去。现在提起这些,丽丽还是会掉眼泪。

现实生活受挫,加上被父母催婚,丽丽两年前开始在寺庙做义工,偶尔回家。她希望通过佛法去寻求心灵的安宁。

今年年初,疫情突如其来。看着电视里冷冰冰的死亡数字,丽丽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短暂。她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原有的一切。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她称终南山上的隐居者为佛友,相信山上的一切都要比“社会上”来得更亲切。抱着这些信念,丽丽希望在这边寻找到自己最终的归宿。

直到坐在免费住宿的师兄家,喝着他泡的红茶时,她依旧这么相信。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师兄”闲空,住山人

虽然被陌生人问及上山的计划时,她几乎说不出任何行之有效的安排,“就是想住山吧,也想见一见山上的道长,佛友之类”。

初来的几天确实还不错,跟随师兄择菜、洗菜、做饭,丽丽一路蹦蹦跳跳。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师兄的小院外不远处有几棵核桃树,“这样等秋天就可以吃野核桃了。”丽丽跑过去连连拍照,“还有野草莓啊,地里种的南瓜、番茄,诶哟想到好吃的就好高兴!”

下午没事她就坐着师兄的三轮车进山闲逛。雨后升腾起的白雾,为终南山平添几分神秘。望着山峰丽丽自言自语:“看起来就有很多高人住着的样子。”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二、道长

熟络了几天,师兄带丽丽去见些隐居者。

电动三轮车行驶十几分钟,他们来到另一个向阳的山坡。上面有个道观,留着稀疏胡须的老道长刚刚洗完头。听见是熟悉的声音,道长握着湿漉漉的头发,让一行人在外面等他收拾妥当。

换上长袍、绑起发髻,道长笑眯眯地邀请大家进屋坐下。屋里门窗都覆上了竹帘,桌上摆着工笔牡丹画。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道长说:“这些都是我闲来无事画的,山上那些拍抖音的人有的时候会来我这儿坐坐,也会拍拍我的画。”道长有些茶,“拍抖音的人”也会拿它们到西安帮着卖。但有些人道长不让拍,怕影响他的声誉。

自动煮茶器咕嘟咕嘟地响起来,热气在屋里氤氲开去。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你来得刚好,这两天村民又往观里送来些油米面,我还想给你送去。你就自己拿回去吧。”师兄简单道了谢,向道长说明丽丽的来意。道长听完一笑:“你有什么想知道的?”

“山上的道长们养老怎么办?”丽丽的问题非常实在。

“老道长们都需要找年轻人来当自己的徒弟。不然等你老了,挑不动水,劈不动柴了,那就没人管你了。”道长的回答也实在,“我传本事给你,你就要给我养老。也有碰到纠纷的,我什么都学会了,就扔下你不管了。”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丽丽听完只是低着头。

“当然,这种事情还是不常见。徒弟们会觉得,只有自己给师傅养老了,才会有人给自己养老。”见丽丽沉默,道长又补了一句。

三、比丘尼

丽丽见到的另一位隐居者是位比丘尼,叫枝子。

枝子在院子里置办了一张长桌,桌上铺了块小碎花布。她远远地欣赏了一下:“看起来非常的欧式风情。”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枝子原本在某省会的学校当校长,孩子成年后便决定剃度出家,隐居终南山。

“人要为自己而活,无论你身处何方,只要活得幸福,平和就好。”枝子这么说时,丽丽拼命点头。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像原本世俗生活里那样,身处山中的枝子依旧喜爱交际。丽丽拜访那天,枝子刚好约了几个朋友见面,他们围着茶桌,交流着佛教、易经、宇宙能量场,还有佛教音乐对人的影响这些玄妙的话题;同样也交换着彼此所熟悉的各大庙宇方丈、住持之类的人际关系。

刚来的丽丽只是缩在角落里旁观,完全插不进去话。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丽丽发觉,即使同在一座山上,人与人之间也相隔如此之远,文化、阶级的差距依旧存在,阻碍着丽丽进入这个世界。

也许对于这座山来说,你上山之前属于哪里,上山以后也还是属于哪里。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沿途他们路过了另一位隐居者的山洞。丽丽有些畏缩,只在洞外远远站着。洞里,一位老道士端坐,与来客谈论汤臣一品的房价。

汤臣一品是位于上海浦东的豪华社区。生活在终南山上,隐居者也没有忘记对比世俗的生活:“你别看那些人住着上万一平米的房子,其实生活得哪里有我们住山的人幸福。越是那些有钱人啊,他们的杂念越是多。晚上都睡不着觉的。”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四、下山

回去的路上,丽丽越发沉默。

她对师兄也有微词。师兄偶尔去河边寻找陨石拿去卖,用来赚取生活必须的收入。“本来以为他是个不求名不求利的人吧,没想到他还想着要赚钱,”丽丽抱怨,“就还挺失望的。”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如果这些只是让丽丽失望的话,最后发生的事使她仓皇地逃离了终南山。接到丽丽的电话,拍摄团队接她离开了山村。坐在车上,她哭诉很久。但因为无法验证事件真假,在此也无法进行实在的叙述。

终南山并非处处充满危险,但安全问题确实存在。无论多么想要超脱现世,寻求精神慰藉,人都不得不面对着自己沉重的肉身。

有新闻报道,在终南山隐修者最集中的废弃古村——大峪口安上村里,就曾发生外来隐修者偷盗抢劫、打架斗殴等一系列治安案件。当地警方逐一盘查外来隐修者身份,查获了数名通缉犯。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丽丽还是选择离开终南山。枝子鼓励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可是幸福到底在哪里,丽丽不知道。

下山前,丽丽去了一直向往的狮子茅棚,拜过了虚云老和尚的佛塔。在塔前,她忍不住失声痛哭。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她曾热切地读过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为里面所描绘的隐士形象所折服。但书里也有这么一段话,出自隐居终南数十年的一位和尚:“如果人静,那么他们在哪里都能静下来;如果人不静,那么他们就是在这里也静不下来……只要你不受欲望的困扰,只要你的心不被妄想左右,那么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住山10天,我决定离开终南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箭厂(ID:arrowfactory),作者:hu柯,编辑:+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