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的三次死亡

而在我看来,它也同样经历了仰融出走、宝马打破股比以及如今宣告破产的三次死亡。次日,华晨中国的股价跌幅一度扩大至26.3%。针对华晨汽车破产,宝马回应称,其增持在华合资企业华晨宝马股份的交易不会受到后者母公司华晨汽车集团债务问题的影响。除了股东双方将延长华晨宝马的合资协议至2040年之外,宝马集团还将对华晨宝马的投资将增加30亿欧元,用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曹旻希,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有人说,人的一生会死三次。

第一次是他断气时,从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时,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在社会上他死了。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了,那时候他才真正地死了。

死亡不是人类生命的终点站,遗忘才是。

相同,对于一家汽车企业而言,一天天衰弱沉没,直至无人问津,令人震惊,更是这个行业或时代的悲剧。华晨汽车就是这样,原本是一盘气象万千、浩荡雄伟的大棋,在二十年的时间里被下成了一个烂局。

而在我看来,它也同样经历了仰融出走、宝马打破股比以及如今宣告破产的三次死亡。但历史总是要前进的,因为它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

两败俱伤的结局

用吴晓波老师的话来说,1991的夏天,中国商业界最轰动一时的新闻是罐头换飞机。南德集团的牟其中用价值四亿元人民币的五百车皮日用小商品换回来四架苏制飞机,自称从中赚了8000万到1个亿,当时所有人都对此津津乐道称其为商业天才。但当时35岁的仰融早已经潜心策划了一个资本运作项目,在日后看来,的确比罐头换飞机要高超和精妙得多。

1988年,作为东北大型国企,沈阳金杯汽车走出尝试股份制改造的第一步。当时,金杯决定向全社会发行总价值1亿元的优先股票,每股100元。但是,原本计划1亿的金杯股票,在一年多以后,才募集不到3万元。1991年金杯客车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1991年7月22日,仰融以1200万美元买下金杯汽车40%股份,随后他在沈阳成立了合资企业。该合资企业名为沈阳金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其主要合作方是由仰融全资拥有在香港设立的华博财务公司和沈阳市政府拥有的金杯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当时,金杯控股持有金杯客车60%的股份,华博控股持有40%。

随后他安排了一次关键性的换股,而这次换股也堪称总资产高达300亿元人民币、被称为“华晨迷宫”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关键一笔。

仰融在百慕大成立了华晨中国,作为在纽约上市的融资工具,将其华博公司持有的金杯客车40%的股权转让到华晨中国。为了实现华晨中国的最大限度融资,金杯控股也转让出11%的股权给华晨中国,至此,华晨中国拥有金杯汽车51%的权益。

而又历经了多次眼花缭乱的运作后,仰融一手打造的“华晨汽车”在纽交所成功上市,融资7200万美元,这也是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第一例。

之后华晨更如一头猛虎,在仰融的规划中,未来的华晨将在一家金融控股公司之下,形成汽车、金融和基础建设等三大板块。其中汽车产值占总产值的八成,到2010年实现150万辆的产销,两千亿元的营业收入,两百亿元的利润的汽车集团。

无疑,如果这个目标得以实现,华晨就将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公司,而当时的华晨有机会。

与此同时,他开始开始寻求新的投资战场以及利益最大化,无论是罗孚项目还是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开通都让他想要把投资计划南移。但就是这进一步的“去东北化”,与当地政府的利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就在2002年6月19日晚,作为公司创办人、华晨集团董事长的仰融忽然被公司宣布解除董事局主席职务,仅仅十多天后,仰融全数出售其持有的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7901万元股权,此举被认为是仰融彻底被抛出华晨的标志。

随后轰动一时的华晨产权争夺战的前因和过程已经被无数媒体报道,无论是仰融的出走,还是仰融时代华晨“四大金刚”的抛售股权套现,都让本在高位的“华晨系”股价一泻千里。

虽然当年辽宁省对华晨数百亿国有资产的接管后,想把“仰融时代的华晨”转变为几乎不留仰融痕迹的“新华晨”,但由于此后华晨宝马成为整个华晨重要的收入来源,而旗下的中华和金杯两个自主品牌正在边缘化。长期的合资合作让华晨坐享其成,丧失了对自主品牌的驱动力,也浪费了自主汽车发展的黄金十年。曾经说“要把沈阳建成为中国底特律”的人们再也对此话闭口不谈。

2005年仰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看着现在的华晨,我心里不是滋味。”如今,63岁的仰融至今未归,而华晨也最终走向了破产,个中滋味,谁又比谁更好呢?

救命稻草不救命

即使有着华晨宝马的丰厚利润贡献,华晨最终还是挺不住了。

不过2001年华晨和宝马正式开始接洽时,当时宝马国产项目小组的领导人正是仰融。就在仰融离开后,华晨和宝马的谈判也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直到2003年5月,宝马集团和华晨中国正式共同设立合资公司——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双方各持50%股份。

由于华晨中国缺乏运营高端品牌的经验,在成立最初的几年,华晨宝马销量惨淡。根据华晨中国2003年年报数据显示,合资半年的华晨宝马亏损2.5亿元。而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2004年1到11月数据,华晨宝马继续亏损3.49亿元。

无可奈何的时任华晨董事长祁玉民只好退让,将本来握在手中的华晨宝马财务权、销售权等权限让给宝马汽车集团,由宝马集团掌控华晨宝马的销售体系。

在往后的许多年,华晨宝马顺利成为华晨中国最重要的利润来源。数据显示,如果将华晨宝马所贡献的利润从华晨中国2015至2018年的业绩中扣除,华晨中国其余板块在这四年分别亏损5.4亿、6亿和8.6亿、4.2亿元。

但一直以来都有观点认为,中国汽车企业过去靠政策红利养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出来接受市场检验了。言下之意即是,中国的自主品牌到底能不能抗住来自外资的冲击?所以这一情况终于在2018年10月11日发生了改变。

华晨宝马成为中国近年新一轮开放变革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宝马宣布与华晨打破50:50的股比合作关系,前者以36亿欧元代价收购华晨宝马部分股权,将持股比例提升至75%。

这一变革,无论对华晨宝马还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而言,都是历史性的时刻。当日,华晨中国在香港停牌。次日,华晨中国的股价跌幅一度扩大至26.3%。

不过由于协议规定,宝马增持股比变化将从2022年开始生效,所以2019年,由华晨宝马利润分红维持盈利的情况仍在华晨中国上演。

2019年的业绩报告显示,华晨中国收益及毛利均出现下滑,其中,收益38.62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1.77%;毛利为0.74亿元,同比大幅下跌74.04%。但2019年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67.62亿元同,比增长16.18%。其中,华晨中国2019年应占合资公司华晨宝马的净利润分成为76.26亿元,在2018年的62.45亿元的基础上,同比增长22.1%。

这个数字也再次提醒着,如果除去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2019年其它板块总体亏损达10.64亿元,与2018年相比,亏损扩大了1.5倍。不过就算最后只剩25%的股份,宝马也承诺未来会在研发、制造、质量和销售四个环节,全面支持华晨自主品牌发展。

但是华晨终究没能等到那一天的到来。

针对华晨汽车破产,宝马回应称,其增持在华合资企业华晨宝马股份的交易不会受到后者母公司华晨汽车集团债务问题的影响。也没有迹象显示此前合同的效力会因华晨母公司目前的情况而受到限制,华晨方面的债务不会影响到华晨宝马的运营业务。

华晨的三次死亡

除了股东双方将延长华晨宝马的合资协议至2040年之外,宝马集团还将对华晨宝马的投资将增加30亿欧元,用于未来几年沈阳生产基地的改扩建项目。

只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一直以来经营状况的恶化以及长期积累的债务危机,到2018年华晨出让宝马25%的股权成为压死华晨的“最后一根稻草”,种种因果都造成了现在破产的局面。但这更给本寄予希望其能够提升辽宁乃至东北经济增速的东北人民带去沉重的一击。只是如果仰融还在,会不会对当时的宝马再强硬一些,又或者能将华晨现在的命运改写呢?

所以总有人会回忆起十几年前仰融给华晨带来的荣耀,他们表示无比怀念。

没有人能玩转华晨

华晨集团从鼎盛时期的拥有员工4.7万人、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到如今,被打上“破产”二字,其中滋味,不知让人从何说起。

只是从仰融到祁玉民再到现在的阎秉哲,他们都曾试图将陷入深渊的华晨脱离苦海,但无一人成功。

华晨的三次死亡

2020年10月下旬,华晨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兑付,引发关注。11月13日,一位债权人向法院提起申请,要求华晨集团破产重整。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的重整申请,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目前,华晨集团旗下拥有华晨中国、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上市公司,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此外,旗下“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以及“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事实上,截至今年6月30日,华晨集团总负债已达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华晨集团资产负债率为71.4%,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26.77亿元。

华晨的三次死亡

自7月下旬以来,华晨汽车集团的多支存续债券就大幅下跌,甚至遭遇市场恐慌性抛售。不仅如此,今年以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已经多次被纳入被执行人名单,目前共有16项被执行人信息,当前被执行总金额近3.9亿元。

另一个数据更值得玩味,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累计销量为3,186辆,平均月销量500余辆。而自1996年起,仅金杯客车每年的销售就以50%速率增长,到2000年已达6万辆。而在2000年12月出现的第一代“中华”轿车更是除一汽红旗以外,中国唯一拥有自主整车知识产权的轿车。

2000年,华晨中国销售收入高达63个亿,利润18个亿,在汽车行业里仅次于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稳坐国内3把手的交椅。

那现在的华晨还有没有未来?

根据“十四五”规划,华晨整车销量到2025年要达到195万辆,其中华晨中华销量要达到30万辆。所以即便重组之后,华晨集团仍然面临需要重塑自主品牌价值的挑战。

但对现在的华晨来说,能不能保住眼下最重要的华晨宝马以及华晨雷诺在沈阳和辽宁的发展已成为最重要的使命。据公开资料显示,为了保全华晨宝马不受此次破产重组影响,华晨集团早已将华晨中国的15.35亿股股权转至今年9月才刚刚成立的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华晨集团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股份。

随后辽宁鑫瑞与第三方签订协议,将其持有的华晨中国全部股本作为“贷款融资的抵押品质押给贷款人”。有分析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甚至破产清算,造成的关联债务索赔,债权方也无法处置华晨中国的股权。

而后华晨自主品牌会不会重新规划,或者说该如何重新打造,已经没有太多人有心思去过问了。

三十年的故事就这样弹指间灰飞烟灭,但总有后人会去回望,那些曾经留下的脚步,在哪个瞬间有没有过可以重来的机会。当年背负了多少人梦想的激情终于燃尽,神话回到了起点。但中国汽车业的历史就是在这样不断的轮回中再一次悄然做出了改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作者:曹旻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