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应该老老实实搞制造业

还是老老实实搞制造业比较好。如果华为这样的国内顶级制造业企业倒下了,华为员工、部分供应商和渠道客户,规模几十万人当然会受到影响,也是中国的重大损失,会损失掉大量税收。而与此同时,2020年11月中国大陆的集成电路制造厂中芯国际发布第三季度财报,由于受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对于2020年资本开支,中芯国际计划从67亿美元下修到59亿美元,大约407亿人民币,差不多只是台积电的三分之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作者:深圳宁南山,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几年,不管是做房产中介、共享单车,还是做纯投资的P2P,一旦涉及到互联网金融模式,只要爆雷就会遇到很大问题。因为互联网延伸到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它太容易接触到每一个人。

我们随手拿起手机就能够接入互联网,并可能成为其用户,那么风险就会放大,一旦爆雷破坏性也很强,波及人数动辄几十万、上百万。

这让我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一家规模巨大并且涉及到“互联网金融”的公司,用户规模是几千万人、几亿人,一旦爆雷了,那对我们的国家和社会是什么后果?这个破坏性和烈度简直不好想象。

还是老老实实搞制造业比较好。

制造业企业能超过一万人就很了不起了,一家规模一万人的大型制造厂,就算搞破产了、烂尾了,也就影响这家企业的员工,以及及部分对这家企业依赖性高的供应商、渠道和客户,范围通常也就几千人、几万人,而且这一万名员工至少也曾拿到了工资。

制造业企业,就算破产了还能留下土地、厂房、生产设备、技术专利、库存产品和原材料,更重要的是培养出技术人才,这些人出去还可以继续创造财富。

最近在说半导体盲目投资,武汉弘芯总是被拿出来当案例,跟长租公寓比起来,弘芯烂尾并不影响到消费者,还没有量产,由于还在建设期,员工人数也很少,估计就几百人。这跟长租公寓波及的人数一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弘芯的投资者当然在资金上有损失,但是制造业的投资,绝大部分是在土地、厂房和设备。

我看不同券商做的研报,一般认为晶圆制造厂的投资,70%~80%是投在生产设备上面。券商的数据未必精确,但也能说明设备投资的量级。这种实物投资,和互联网金融拿去搞财务投资不是一个概念。

如果华为这样的国内顶级制造业企业倒下了,华为员工、部分供应商和渠道客户,规模几十万人当然会受到影响,也是中国的重大损失,会损失掉大量税收。

但是作为制造业企业,它至少还能留下一笔很丰厚的遗产——有大量经验丰富的、掌握了不少全球一流技术的研发工程师和技术人才,以及大批具备海外市场拓展经验的国际化管理和营销人才;他们脑子里面最有价值的知识还在,不仅可以想办法再就业,或许还能打造出不少华为系的创业公司,就跟今天工业自动化和电源领域大批华为员工创办的企业一样。

不仅如此,华为还能留下海量的技术专利和基础研究储备,国际水准的实验室和生产设备……当然了,还有遍布全国的办公基地。

设想一下,如果是一家用户规模同样是几亿人互联网金融公司倒了,能给中国留下什么?

制造业已经发展了几十年上百年,政府监管体系也早已非常完善,不像互联网金融还是个比较新的东西,监管体系还需要发展完善。

我们对制造业的投资,尤其是中高端制造业的投资,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台湾地区光是一个台积电,10月15日召开的2020年第3季财报法说会,总裁魏哲家表示,台积电2020年的资本支出将会是170亿美元,假设今年平均汇率6.9,那就是1173亿人民币。

这只是台积电,台湾地区还有联电、力晶、世界先进、稳懋等半导体晶圆制造厂的投资。

而与此同时,2020年11月中国大陆的集成电路制造厂中芯国际发布第三季度财报,由于受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对于2020年资本开支,中芯国际计划从67亿美元下修到59亿美元,大约407亿人民币,差不多只是台积电的三分之一。

网上经常看到“某地某个芯片制造项目又投了几百亿、几千亿”,这类新闻非常多,给人一种似乎我国对芯片项目投资金额非常大,碾压全球其他地区的印象。

其实这些项目很多只是一个框架、意向,金额也指的是未来多年的累计金额,真正落地的比例极低。

别的不说,国内芯片工厂,到现在为止也就是中芯国际、华虹(华力微,宏力,无锡华虹)、华润微、士兰微、积塔半导体、粤芯半导体、长江存储、长鑫存储等不到10家企业真正有能力量产,芯片代工厂产能能够进入全球前十的,仅有中芯国际和华虹两家。

如果把IDM厂也算进来,那我们只有中芯国际一家在全球前十位。

当然在2016年之后,中国大陆新成立并且开始量产的有长江存储、长鑫存储、积塔、粤芯四家,积塔预计今年年底开始量产,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国内半导体制造远远不是过剩,相反却是极为稀缺。要知道半导体可是中国现在进口的第一大商品,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种商品种类,比石油进口金额还高。按照当前的投资扩产和技术升级速度,我们到2030年以后依然要大量进口芯片。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面写过,目前台湾地区竟然是中国大陆的第一大进口逆差来源,其背后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台湾的芯片制造能力极强,是全球芯片产能最高的地区。

同样的还有韩国,是我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其中存储器为核心的半导体占了很高比重。

2014年我国成立了集成电路大基金一期,极大带动了资本市场对国产半导体产业链核心企业的投入,搞出了长江存储、长鑫存储,也极大促进了产业链上各企业的大发展。

这也带来了两个意想不到的回报。什么回报呢?

第一是财务上的回报。

国家大基金一期于2014年启动,初始计划投入规模1200亿元,实际投入规模1387亿元,累计投资项目70余个,主要股东来自于国家有关部门,如下图:

为什么说中国应该老老实实搞制造业

其中涉及A股市场投入方式,有二级市场买入、参与定增、IPO前增资、协议转让等四种。

截至2019年年底,国家大基金共投资购买A股20只,初始投入金额测算为308亿元左右。由于美国政府在2018年对中兴,2019年对华为发动了芯片战争,导致国内半导体资本市场暴热,大基金手里持有的A股市值,以2020年5月底的价格测算,已经超过800亿元,浮盈接近500亿元,浮盈高达1.6倍。

不仅如此,大基金还在港股中芯国际与华宏半导体也有一倍以上的收益。

注意,以上还只是A股和H股的收益,还不算大基金持有的未上市公司的股权收益。

投资半导体制造,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高利润,甚至可以说是暴利。当初大基金大量投资国产半导体产业的时候,谁能想到美国政府后来会以芯片作为科技战武器呢?又怎么能想到中国芯片资本市场因此而大热呢?

如果这笔钱当初是用在了别的领域,还能获得如此惊人的获利回报吗?

第二是战略上的回报。

由于大基金的投资涉及到芯片设计、制造、封测、设备、材料、EDA等所有环节,到2020年中国半导体产业链已经积累了一定了基础。如下图,尤其是制造部分投入了主要的金额(占比67%),而制造恰好是中国半导体产业目前最为薄弱的部分。

我反复强调一个观点,要想最为上游的国产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实现国产化,可以说唯一的道路就是要搭建大规模的国产半导体生产线,也就是必须要为国产装备和材料开辟本土市场。要想指望台湾地区、韩国、日本、美国、欧洲的半导体工厂来大量验证和使用中国大陆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是不现实的,只有在个别领域推进到世界先进水平的极少数厂家,才有机会。

为什么说中国应该老老实实搞制造业

在2020年华为受到制裁的今天,国内各界对28nm节点所需要的主要半导体生产设备和材料的反复分析,在2022年~2023年内完成28nm产线国产化不再是绝不可能的任务,而是变得有希望了。国产28nm工艺节点光刻机,有望在2021年~2022年完成产线量产验证。

这让我们在科技战期间夺回了一定的主动权,甚至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华为,增加了华为生存的希望。

如果没有大基金累计投资的1387亿元人民币,及其带动的总计数千亿人民币的投资,大大加速了国产半导体产业的发展,那么今天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的水平就会再倒退几年,在未来几年内搞出28nm国产化产业链就毫无可能了,华为生存或者说保持技术领先的希望和概率将会大大降低。

要知道,华为可是规模达到8000多亿人民币的中国制造巨无霸。这是大基金带动对国产半导体产业链高强度投资,带来的意想不到的战略收益。

以上两点回报,我相信都是2014年决定大基金上马的时候想不到的。

应该说这个收益绝对的超出了预期。中国制造现在的短板还很多,和国外技术差距大的领域也还有很多,投资到这些领域才会有巨大的机会,并且有超出预期的收益。

集成电路大基金只是一个例子而已,我个人认为集成电路大基金是过去十年我国最为成功、最有意义的国家产业投资项目。

实际上,如果再往上到更为宏观的历史来看,当瓦特造出蒸汽机,英国人在本土大搞制造业开始工业革命的时候,恐怕也远远没有想到搞制造业,能够给盎格鲁萨克森民族在后续几百年带来如此惊人的红利。掌握着全球最先进和最庞大制造业的盎格鲁萨克森人,因此击败了全球所有的对手。

他们的子孙在今天掌握了如此辽阔的土地和众多的自然资源,享受着极高的生产力,英语成为全球霸权语言,以至于在几百年后坐在电脑前写文章的我,也不得不支付金钱来让我的小孩学习英语。

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我们在制造业上相对西方和东亚先进地区都还有不少短板,老老实实搞制造业,尤其是搞中高端制造业,会让中国在未来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作者:深圳宁南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