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电影会因此消失吗?

“电影会不会因此消失?”12月4日,华纳兄弟宣布“取消窗口期”——2021年在北美上映的17部电影同步登陆HBO Max。也就是说,这些电影北美院线上映当天也会在流媒体同步上线。当然,华纳兄弟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和电视娱乐制作公司之一,同样有理由成为这个动作的发起者。如今,华纳兄弟干脆一鼓作气,取消了窗口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 清水小刀。原标题为:《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发行行业要变天了?》,头图:《神奇女侠》剧照。

“电影会不会因此消失?”

今年夏天,在娱乐产业(ID:yulechanye )与导演王小帅的采访中,我们就流媒体对传统影院的冲击,向他发出了以上提问。他表示:“这恰恰是每一个电影创作者都正在面对,又害怕听到的问题,就像更早之前,数字电影取代胶片电影。”

紧接着,他抛出了问题中的问题:“我们也会想,电影怎么能不是胶片的呢?”“电影怎么能不在电影院里看呢?”

时隔几个月,类似的疑问以一种更加尖锐的方式被提出。12月4日,华纳兄弟宣布“取消窗口期”——2021年在北美上映的17部电影同步登陆HBO Max。也就是说,这些电影北美院线上映当天也会在流媒体同步上线。这一动作,将流媒体与影院的博弈推向高潮。

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电影会因此消失吗?

关于新旧的讨论,似乎从未休止:早两年Netflix被好莱坞视为“影院公敌”,李安试水高帧率电影,再到影院抗议窗口期越来越短……但不管承不承认,变化已经发生,而针对变化过程中,可能会产生的一些变革性的影响,或许更值得提前关注。

窗口期是权力变化的照妖镜

“震惊!我也算见证历史了。”

得知华纳将2021年所有影片同步上线流媒体,与风感到意外。作为电影制片人兼“学长北电考研”公众号的创始人,他一直对国内外电影发行行业动向密切关注。原本在他的设想中,“取消窗口期”这样一个变革历史的动作,可能会由迪士尼发起,毕竟后者刚刚在缩短窗口期这件事情上,试水了《花木兰》。理由是:迪士尼无论在北美还是全球,都是毋庸置疑的巨无霸娱乐集团。

当然,华纳兄弟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影和电视娱乐制作公司之一,同样有理由成为这个动作的发起者。“不愧是成立了百年的电影公司,不仅有魄力,更有脑子。”作为电影行业资深发行专家,林盛有着类似的感受,“他们一定判断了未来一年北美院线的情况,以及自身的资金储备状况,才做出的决定。”

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电影会因此消失吗?

华纳2021年片单

此前,就有媒体评价,2021年将是华纳大片扎堆的一年。这份片单中包括《黑客帝国4》《招魂3》《空中大灌篮2》《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猫和老鼠》真人电影以及《真人快打》等影片,而打头阵的正是成本最高的《神奇女侠1984》,将同时登陆流媒体和院线。如今看来,华纳All IN流媒体的决心早已呼之欲出。

正如林盛所说,这是很有可能,是华纳为了活下去,而做出的一个不足够体面,但却切实有效的决定。这背后不仅仅是全球第二大影院运营商Cineworld关停带来的冲击,更有美国公共卫生史上正在或即将迎来最困难时期的冲击。

但新冠疫情也并非决定性原因,它更像是一个加速器,在原本就逐渐缩短的窗口期变化上,加了一把干柴。事实上,在新冠疫情来临之前,好莱坞六大影业的窗口期就已经维持在3个月左右;要知道2012年时,北美院线窗口还平均为5个月22天;窗口期概念诞生之初,更是有完整的6个月的时间。

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电影会因此消失吗?

北美网络点播窗口期变化

“窗口期”由好莱坞制片厂制定的电影发行概念,是指一部电影在院线、DVD、有线电视等不同播出平台上的停留时间。其之所以呈现出越来越短的变化,实际上与好莱坞体系中掌握着话语权的制片厂,所做出的选择有关,正如与风所说,“时间窗从来都是一个市场行为,谁更强势就由谁决定”。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业负责人有类似观点,“流媒体与影院主次正在逐渐衍化。”

正如疫情之下,流媒体成了被制片方选择的那一个,影院窗口期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极速的变化:二十世纪福斯表示将影院窗口期缩短至30天到45天比较合适,环球影业和华纳兄弟则认为窗口期可以被缩短到20天和17天,后来环球有表示希望能够缩短至10天。

如今,华纳兄弟干脆一鼓作气,取消了窗口期。

发行行业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而这种“流媒体与影院的主次衍化”,本质上取决于用户的选择。“要看观众是更愿意在家里看,走在路上看,还是愿意去一个有仪式感的地方看。”但无论去哪里看,短时间内,谁都不会被谁取代。

“依然有观众是电影院观看形式的受众”,与风告诉娱Sir。对此,华纳方面也同样心知肚明。《综艺》称华纳高层此前接受采访透露,“取消窗口期”这一操作只针对2021年,目前预计不会持续到2022年和之后的年份,“像一个特殊的一年计划”,

华纳兄弟取消窗口期,电影会因此消失吗?

华纳传媒CEO杰森·基拉尔

“我相信,在接下来几十年时间里,全球仍然会有很多观众选择在晚上,尤其是周五和周六晚上,去电影院欣赏华纳兄弟精彩的电影。”华纳传媒CEO杰森·基拉尔表示。与风也认为,“流媒体并不会取代影院,而是会逐步地成为主流。”

不过国外电影发行格局的这种变化,或许在短时间内并不会对中国形成太大的影响。至少就目前来看,“电影《八佰》的票房大卖,证明中国电影市场的恢复效率非常高,甚至在春节档有望恢复疫情前的八成,片方依然能通过影院赚到钱,也就没必要跟风调整窗口期。”从事发行工作的方袅乐观表示。

更具有说服力的说法是“国情不同”。国内的工业化程度还远远没有达到北美的水平,也并未出现一个像迪士尼和华纳兄弟那样有话语权的制片厂,同样在发行行业深耕多年的尚云判断,“电影要么选择先上院线,要么选择只上网络。短期内我相信不会出现院网同步的尝试”。

虽然有“破窗效应”,譬如成本较高的院线转网电影《征途》,但这样的破窗幅度并不大。此前徐峥的电影《囧妈》,被西瓜视频6亿多拿下独播版权,其模式更是难以持续。“国内窗口期没有规律可循,情况比较复杂,每一个片子要具体来看,每一个公司要具体来看”,方袅感叹。

非要说变化,可能未来国内会和好莱坞一样,权力随着资本越来越集中,窗口期迟早也会变化。

但除了发行格局,更值得关注的可能是观众的观影习惯。影院作为一种存在了上百年的娱乐方式是有它的生命周期的,电影的内容、美学风格、关注的话题一直在变化,但形式却还没有变。

“未来电影会不会像汽车影院一样,成为一种情怀的存在?”更多的观点认为:流媒体和影院会处于并存局面。“一种观点是,流媒体和影院会处于并存局面,“话剧被边缘化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消失”,尚云说。电影或许也会是。

注:应采访嘉宾要求,文中皆为化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