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还能找什么样的新爸爸?

而漩涡中的爱奇艺则表示“不予置评”。屡屡陷入“被收购”传闻的背后,是爱奇艺“找钱”的焦灼。这一季度,爱奇艺的净亏损为12亿元。最新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末,爱奇艺现金等价物和限制现金为38亿元,对比上个季度的53亿元,减少了近30%。仅在2019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就高达222亿元。对爱奇艺而言,有个能在资金、版权、流量等方面给予支持的新股东也是条可能的出路。

头图|视觉中国

业内所热衷谈论的“爱奇艺找爸爸”的故事更新了剧情。

继今年6月有传言称腾讯与百度就购买爱奇艺股份而接洽后,近日,据路透社报道,这一收购谈判已经暂缓。此外,新爆料出的潜在买家还有阿里和字节跳动。

目前,包括百度、字节跳动在内,多方回应“传言不实”。而漩涡中的爱奇艺则表示“不予置评”。

屡屡陷入“被收购”传闻的背后,是爱奇艺“找钱”的焦灼。

今年以来,爱奇艺通过《青春有你2》《隐秘的角落》等爆款综艺、剧集持续拉动付费会员的增长。与此同时,这也带动了平台营收的提升。根据今年Q3的财报,爱奇艺该季度会员服务收入40亿元,总营收达到72亿。

不过,对内容的大手笔投入也让爱奇艺无法走出连续亏损的泥沼。这一季度,爱奇艺的净亏损为12亿元。上季度,其亏损为14亿元。

在爆款内容主导用户付费的情况下,视频平台对内容特别是自制内容的投入不会停。而在长视频领域竞争处于关键时刻的当下,爱奇艺们的烧钱之战也不能停。

但尴尬的是,爱奇艺的账上钱不多了。最新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末,爱奇艺现金等价物和限制现金为38亿元,对比上个季度的53亿元,减少了近30%。而这38亿元甚至还无法覆盖爱奇艺一个季度的内容成本(Q3为47亿元)。

特别是,相比有腾讯力挺的腾讯视频、阿里在背后支持的优酷,爱奇艺如今恰恰缺少一个能够提供资金、资源的大股东——目前拥有爱奇艺56.2%股权的百度,伴随其在BAT格局中式微,战略重心重新调整,加之爱奇艺对其业务协同较少,因此其能为爱奇艺提供的资源越来越有限。

所以,爱奇艺是时候另找出路了。一方面其采用控制内容成本、提升会员价格等措施自救,另一方面也在努力进行资本市场的运作以缓解紧张的现金流,这就包括了传闻中的回归港股二次上市,以及如今所盛传的“被收购”。

而如果卖身传言属实,无论最终爱奇艺与牌桌上的任何一方结盟,视频行业都将迎来大变局。

腾讯or阿里:三强整合的故事,只是看起来很美

在传闻中,腾讯很早就出现在了竞购爱奇艺的名单里。

今年6月,路透社报道称,腾讯正在和持有爱奇艺56.2%股权和92.7%股东投票权的百度接洽,计划收购股权,以成为爱奇艺的最大股东。随后,媒体的爆料中又出现了另一个买家的身影——阿里巴巴。

实际上,两位买家手里早已有视频业务。并且,腾讯孵化的腾讯视频、阿里收购的优酷加上百度旗下的爱奇艺,正是当今长视频领域割据的三雄。

研究公司BlueCatData称,截至2019年底,根据市场渗透率情况,三家的排序依次为腾(45%)、爱(43%)、优(27%)。

争夺行业老二、进而彻底改变行业格局,就成为了如今腾讯和阿里可能出手的原因。

从理想的角度来看,如果拿下爱奇艺,两个平台所带来的超80%渗透率,能让腾讯视频远远甩开同业,直接成为视频行业的绝对王者,提前结束这场已经延续十余年的长视频之战。

如果买家是阿里,有了爱奇艺的助力,旗下的视频业务也能在与“老对手”腾讯的竞争中取得一定优势。

相较之下,阿里或许是更加焦急的那一个,优酷的掉队以及在“三巨头”中所处的劣势,都让其可能采取更主动的方式破局。

而无论三强出现怎样的两两组合,这场交易都将有最直接的影响:一个拥有更强大话语权的视频平台的诞生,以及随之而来的强议价能力。这又能够让平台的内容成本降低,甚至是有了走出亏损困境、提前迎来盈利的可能。

直到现在,包括爱优腾在内,大部分视频平台都深陷巨额亏损的噩梦中。2019年,爱奇艺全年亏损103亿元,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亏损158亿元,腾讯视频披露出来的亏损相对较少但也有30亿元。

高企的内容成本是各家亏损的主要原因。仅在2019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就高达222亿元。虽然没有具体披露相关数据,但同样在持续推进爆款内容打造的优酷和腾讯视频也在剧集、综艺上有巨大投入。

这是国内视频行业从版权时代到自制内容时代一直存在的痼疾。上游优质内容的稀缺、头部明星资源的有限,下游吸引用户特别是付费会员的渴望,都让视频平台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对内容资源的争夺中。

而背靠BAT财主形成三足鼎立局面,也让视频平台将烧钱赛进行得更加彻底。有媒体计算,十余年间,三家长视频足足烧掉了超过1000亿,而结果也不过是换来了现在三分天下的胶着。

如果能通过收购爱奇艺终结当前的局面,并且换来盈利的希望,对腾讯和阿里来说当然是有吸引力的。此外,纳入凭借《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为代表的悬疑系列“迷雾剧场”打出口碑的爱奇艺,也能为优腾提供更加多元且差异化的内容。

爱奇艺还能找什么样的新爸爸?

对爱奇艺而言,有个能在资金、版权、流量等方面给予支持的新股东也是条可能的出路。尽管相比二次上市等方向,卖身这个选择并不算是最优解。

但分析这场交易可能性时,还有几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首先是价格问题。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百度提出的爱奇艺估值为200亿美金。哪怕是对于腾讯、阿里这样的巨头来说这也是笔大价钱。根据财报,2019年,腾讯和阿里的净利润分别为943.5亿元、933.1亿元。

以高于一年净利润的价钱拿下爱奇艺是否划算需要好好考虑。更何况相比实际情况来说,这个估值还有溢价的成分存在。截至发稿前,爱奇艺市值为167亿美元。

其次是可能遇到的垄断问题。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内容涵盖了对于市场支配地位、不公平价格行为、低于成本销售等行为的认定。

对拥有视频业务的腾讯、阿里来说,收购爱奇艺是否将涉及垄断问题也存在讨论空间。根据路透社11月27日消息,因价格和对监管的担忧,腾讯、阿里已暂停洽购爱奇艺股权。

最后是后续运营问题。就算接下来谈判能够重启,摆在腾讯、阿里面前的还有后续如何运营爱奇艺的问题,是让其独立运营还是并入现有的视频业务中?

若独立运营,那么就必须承受双品牌策略下的一系列双倍支出,如带宽成本等;若进行合并,那么视频平台之间高度的业务重合则非常考验后续的整合能力。

特别是阿里,它至今还在整合5年前收购的优酷。

2015年,阿里以约4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优酷土豆。彼时,优酷还有残存着属于视频行业一哥的辉煌。它是中国第一个上市的视频平台,2014年时,优酷月度使用时长位列手机APP使用时长第三位,排在它前面的只有微信和QQ。

而错误的战略决策注定了优酷之后的行业位次改变——当视频行业已经转向PGC和付费会员时,优酷依旧强调UGC和广告收入。这也直接导致了,2015年之后,优酷逐渐被爱、腾超越。

但在这个过程中,被外界称为“不懂”文娱的阿里对优酷的改造也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其发展。多位轮值总裁的不同意志,全面阿里化的制度贯彻,内部反腐的推进,以及骨干人员的大批流失,都导致了优酷如今在这场三国杀竞争中的尴尬位置。

根据QuestMobile披露的6月在线视频平台的月活数据,优酷(2.27亿)已远远落后于爱(5.08亿)、腾(4.83亿)。

所以说,如果后续继续推进收购与整合,如何避免把爱奇艺变成下一个优酷,也将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重点。

而这个看似美好的三强整合的故事,也将只会是看起来而已,实际落地将会有重重难题。

字节跳动:有钱有野心的新贵,会是好归宿?

字节和爱奇艺也可能很早就进行了接触。据媒体报道,在去年第三季度,张一鸣曾亲自出马与龚宇就入股事宜进行谈判。

字节对爱奇艺感兴趣的原因不难理解。

拥有抖音这个当下最受年轻人喜欢的娱乐短视频平台,字节跳动正以此为翘板展开涉及文娱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

在内容层面,字节通过投资、合作、成立子公司等方式,快速起步。

近年来,字节已先后拿下了《亮剑》、《重案六组第一部》等影视版权。其中最引起行业关注的当属今年初,字节以6.3亿元拿下了《囧妈》线上放映权。

爱奇艺还能找什么样的新爸爸?

甚至在更上游的IP环节,字节也在今年接连投资了吾里文化、秀闻科技、鼎甜文化、塔读文学等多个平台。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今日(12月4日)上映的电影《赤狐书生》出品方一栏,抖音文化(厦门)有限公司就位列其中。

这是字节跳动旗下子公司,于今年3月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影和影视节目制作、发行,演出经纪业务,文化、艺术活动策划,文艺创作与表演等。可以看出,字节接下来还会继续深入影视内容制作领域。

在平台层面,西瓜视频则承担着字节跳动向中长视频进击的野望。2018年,西瓜视频宣布,未来一年将投入40亿制作移动原生综艺,标志其正式进军长视频领域。其后,更是以不差钱的姿态从B站挖来敖厂长、巫师财经等UP主,大力扶持内容创作者。

不过当如今再来复盘,背负着巨大期待的西瓜视频并没有拿出理想的成绩。不仅综艺内容没有激起什么水花,重金挖来的UP主大多也没有继续留下。平台的日活表现更是不及期待,截至去年9月,西瓜视频日活刚超过5000万。

根据今年11月流传出的一份字节跳动专家会文件显示,中长视频是字节明年三个 S 级的业务线之一。而西瓜视频将会为中长视频投入百亿预算,冲刺一亿日活。

其中,特别强调的是“明年西瓜会走爱奇艺路线,会有长视频的大规模投入”。但相比以巨大投入跟进,直接拿下爱奇艺,并通过这张入场券坐上长视频领域的游戏牌桌或许是更加快速的方式。

更何况,字节有买买买的底气。根据近期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字节2020年全年营收将接近2400亿元。

据悉,在此前和龚宇的谈判中,张一鸣曾承诺除入股的资金外,未来将持续每年给到爱奇艺一定资金和资源。

对爱奇艺来说,这也是笔不错的买卖。一来,作为字节现有业务的补充,爱奇艺能最大程度保留自身的完整性;二来,字节的资源将向爱奇艺倾斜,双方还能够有更契合的业务协同,例如短、中、长内容的打通,以及制作、宣传层面的合作等等。

据媒体报道,在去年的接触中,字节内部和龚宇曾对合作充满期待,但这场关于投资的谈判却最终卡在了李彦宏那里。

一种声音认为,字节和百度在广告、搜索市场的直接竞争,以及因此引发的频繁摩擦,让百度不愿意促成这场合作。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合作后续或许还有继续的可能。商业世界的敌友从来不是绝对的。爱奇艺的烧钱还在继续,亟待重振的百度或许也会在资金压力下有所松动。

尾声:不会结束

一定程度上,现在并不是爱奇艺谈判的好时机。

根据今年Q3交出的成绩单,爱奇艺订阅会员数为1.048亿,连续三季度下滑,并被腾讯视频(1.2亿)反超。

优势丧失之外,如今的爱奇艺还要直面第二梯队选手的冲击。

今年,芒果推出了爆款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在全网有巨大声量,并且低价采购湖南卫视内容以实现盈利的优势更是让其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今年以来,芒果TV背后的芒果超媒市值一路上涨,一度超过1300亿元,虽然目前回落至1198亿元,但依旧高于爱奇艺(约1093亿元)。此外,B站市值也在今年超过了200亿美元。

这种情况下,爱奇艺并非是那个最佳的标的。比如就在今天(12月4日),芒果超媒发布公告称,确定阿里创投出资62.02亿元入股芒果超媒。

不过,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长视频亏损问题没有解决,爱奇艺找钱的动作就不会停下。

参考资料:

[1] 晚点 LatePost,长视频战争:十年 1000 亿人民币,烧出了三家电视台;
[2] AI财经社,卖掉爱奇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