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流感疫苗致死风波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韩国今年大力推广流感疫苗接种。截至目前,韩国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的人数已达108人。近10年来,韩国每年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的病例均在10例以下。流感疫苗本身的致死可能性极低。12月5日,韩国疾病管理厅通报事件调查结果,本次流感疫苗接种后出现死亡的病例数为108例,死因均被证实与流感疫苗接种无直接因果关系。准确捕捉韩国民众产生不安心理的原因,过度渲染流感疫苗同死亡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王宇轩(韩国成均馆大学政治外交专业博士生),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来,韩国多地正遭受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截至12月8日,单日新增病例已连续31天保持在三位数,首都圈防疫响应级别升至2.5级。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压力下,韩国还经历着一场“流感疫苗风波”——已出现百余死亡病例,造成民众强烈恐慌。

那么,韩国流感疫苗真的是致人死亡的“真凶”吗?掀起这场风波的根源究竟在哪?此事对日后韩国接种新冠疫苗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疫苗风波,一窥端倪

韩国向来积极普及和宣导疫苗接种。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65岁以上人群流感疫苗接种率高达84.4%,在OECD成员国中位列第一(我国同类人群流感疫苗接种率仅为7%)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韩国今年大力推广流感疫苗接种。政府计划从9月底开始,为约1900万人免费接种流感疫苗,主要覆盖青少年、孕妇和老年人。所用流感疫苗皆为四价疫苗,由8家国内制药公司和2家海外制药公司提供。

8月,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调查显示,在秋冬流感和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威胁下,韩国民众支持接种流感疫苗的比率高达89.3%。

10月16日,仁川一名高三学生在接种流感疫苗约40小时后身亡。这是韩国今年首例接种流感疫苗后接种者死亡的事件。此后,死亡人数不断增加,流感疫苗由此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截至目前,韩国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的人数已达108人。其中,60周岁以上的98人,占比超90%;接种流感疫苗后24小时内死亡的19人,超过72小时死亡的53人。

在地区分布上,全国除蔚山、世宗两个地区外,均已出现死亡病例,但并未出现集中分布的情况。单一地区内的死亡病例数均未超过20例,全国仅有4个地区的死亡病例数超过10例,其中京畿道15例,首尔地区14例。

实际上,接种流感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甚至死亡的事件,在韩国并非首次出现。

韩国疾病管理厅数据显示,最近5年间,韩国每年接种流感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的病例为1000-3000件,其峰值出现在2015年,达3743件。

近10年来,韩国每年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的病例均在10例以下。2009年,韩国共出现8例接种流感疫苗死亡病例。其中7例死亡时间集中在10月5-22日,年龄均在70周岁以上,且携有基础疾病。

第8例死者为65岁的女性,她于当年10月19日接种流感疫苗,21日开始出现米勒费雪症候群(Miller Fisher)症状,并在4个月后死亡。

(注:米勒费雪症候群,是流感疫苗确切的副作用之一。患者会出现运动失调、眼外肌麻痹等症状,严重可致呼吸瘫痪、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甚至危及生命。)

这例死亡病例是近10年来韩国政府承认的唯一一例流感疫苗致死事件。

“致死”疑云,引发争议

此类事件频发,使得韩国国内对于疫苗安全问题深怀疑虑。

10月22日,韩国医学协会提出建议,在确定疫苗安全之前,政府应暂停流感疫苗接种计划。

同日,韩国疾病管理厅厅长郑银敬就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案例做出回应称,目前尚未查明死亡病例与疫苗之间明确的因果关系。流感疫苗本身的致死可能性极低。在死亡病例中,绝大多数人均伴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等基础疾病,存在基础疾病突发恶化致死的可能。

因此,调查小组认为,死亡事件和流感疫苗有直接关联的可能性不大,不宜停止政府号召的疫苗接种工作。

众所周知,目前并没有任何一款疫苗被证明完全无副作用。不过,此次韩国接种流感疫苗后出现百余例死亡事件,数量之大、占比之高实属罕见。

加之,韩国政府在流感疫苗保管和运输过程中的疏漏,放大了民众的不安情绪。

根据韩国《流感疫苗保管、输送管理导引》规定,流感疫苗在保管及输送过程中应处于2°C~8°C环境下,且保证疫苗完整、清洁。但在实际操作中,部分批次疫苗在输送过程中曾短暂处于常温(20°C~30°C)环境下。此外,部分疫苗注射液中还出现了不明白色物质。

“常温暴露”和“白色物质”问题,促使大众对流感疫苗与死亡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产生联想。韩国部分舆论和在野党甚至怀疑,暴露于常温或带有不明物质的“毒疫苗”即为接种者死亡的直接原因。

对此,韩国医学界给出的解释是:如果疫苗长时间处于“常温暴露”状态,可能会导致蛋白质变质或疫苗药效下降。但是,药效下降并不等同于疫苗无效或者有毒有害。

经调查,韩国部分疫苗注射液中出现的白色物质,是疫苗在保管和运输过程中管控不严造成的。这种白色物质已被证实为非有害物质,而且接种疫苗时使用的刺破式自毁注射器也无法将其输入人体内部,不会影响接种者健康。

目前,韩国流感疫苗“致死”相关调查已有以下新进展:

其一,涉及死亡事件的疫苗并不是由同一家公司提供的,也不是同一批次。经查明,这些疫苗由5家制药企业供应,分别为韩国本土的GC制药公司、SK生物科技、一洋药品公司,以及法国赛诺菲公司、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

其二,目前的死亡病例报告中,均未出现流感疫苗特定的副作用。一方面,由于无法强制所有死者家属同意尸检,病例报告只得在整体上做出未出现标志性副作用的判断;另一方面,考虑到死者自身存在何种基础疾病、接种疫苗前后是否曾经服用其他药物、是否存在身体疲劳或过敏性休克等干扰因素,难以断定其中的因果关系。

据此,韩国官方认为,接种流感疫苗和死亡事件频发虽然在时间层面上存在先后关系,但充其量仅可认为其中存在相关关系,并不能证明因果关系。

12月5日,韩国疾病管理厅通报事件调查结果,本次流感疫苗接种后出现死亡的病例数为108例,死因均被证实与流感疫苗接种无直接因果关系。

失实报道,混淆视听

一方面,韩国媒体未经深入调查和客观评析,为制造爆点进行偏颇报道,导致事件舆论偏离理性。

韩国流感疫苗致死风波

2020年11月23日,韩国首尔的一处商业区客流稀少。图|新华社

针对此次流感疫苗风波,韩国媒体报道整体上可分为三大类:

  • 提取疫苗接种后出现的死亡人数、“常温暴露”和带有白色物质疫苗的接种人数,以及官方机构每日公布的相关数据等具体数字,据此改写新闻标题。

  • 在标题和内容撰写上,部分媒体强调“接种政府提供的疫苗有问题”,紧抓“是否应该继续相信政府”等敏感问题,放大不安情绪。

  • 准确捕捉韩国民众产生不安心理的原因,过度渲染流感疫苗同死亡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

这些报道大部分未能对疫苗事件脉络进行准确、详实、科学的考证,且多为无后续跟踪报道的“烂尾新闻”,扰乱了民众完整、准确地接收重要信息的渠道。

另一方面,针对疫苗风波真相的探讨已沦为不同党派相互攻讦的政治工具,严重影响到新闻真实性和准确性。

在韩国现有报道中,“一定要打”“福利部4级以上公务员仅19%接种流感疫苗”“‘毒疫苗”,执政党正将大韩民国引向深渊”等偏激内容屡见不鲜。

据悉,韩国政府欲在年底前出台接种外购新冠疫苗方案。流感疫苗余波很可能影响大众对新冠疫苗的接受度,使防疫形势雪上加霜。

政府失信,涣散人心

伴随死亡事件和舆论发酵,韩国流感疫苗接种速度已有所减缓,甚至出现了类似欧美国家“反疫苗运动”的势头。

耐人寻味的是,面对大量非理性报道,大众为何非但未提出质疑,而是深受影响?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公信力不足。

韩国早期经济繁荣,是以政府支持的财阀势力为基础的。在长期政策倾斜下,韩国财阀现已发展为绑架经济、左右政府的“怪物”。

据统计,韩国85%的GDP掌控在前5大财阀家族手中。依靠强大的经济实力,财阀成为韩国社会中根深蒂固的特权阶级,甚至深入舆论、选举等领域,与政府相互牵制。受此影响,韩国总统也多难得善终。

近年来,韩国政坛丑闻不断,官商勾结、滥用职权、特权横行等沉疴难愈。政治人物的负面形象不断累积,深化韩国民众对政府政策是否真正惠民的疑虑。

2015年韩国暴发MARS疫情时,民众就怀疑政府是否在第一时间通报疫情。他们认为,政治精英和财阀为避免对己不利,会有意拖延通报时间。

在此次流感疫苗风波中,也有不少民众不相信政府的表态,甚至要求韩国疾病管理厅厅长、保健福祉部长官主动接种流感疫苗来“证明疫苗无问题”。

另外,在财阀的长期控制下,韩国社会公平已遭严重破坏。

以教育领域为例,韩国被认证的高等教育机构共415所,以国立、公立、私立为主。其中,私立教育资源丰富、财源充沛、人源夯实,教育水平远远超过其他类型。根据《中央日报》公布的2019年韩国全国大学排名数据,在综合排名和教学成果排名前10的大学中,私立大学均占9所。

而且,韩国教育过度依赖首尔地区,资源分布严重失衡。在公检法系统中,首尔大学法学专业出身比例超60%。

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和机会不平等,教育质量自然难得保障,进而影响国民整体受教育程度乃至常识水平。

据韩国教育部门统计,在首尔地区,70%以上的大学生认为自己在大学期间学到了有价值的知识。而在其他地区,这一数字仅为47%。

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机会不平等问题突出,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韩国民众总体受教育水平下滑,成为滋生群体非理性的土壤。在此次流感疫苗风波中,韩国民众不相信政府、被不实报道裹挟,正是这种教育不公平恶果的具体表现。

韩国流感疫苗风波,已然超越单纯医疗事故,上升为多维度、多层级的社会问题。若想让风波彻底平息,民众的理性选择、媒体的客观报道和政府的有效应对都必不可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ID:zhczyj),作者:王宇轩(韩国成均馆大学政治外交专业博士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