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盯上了烧钱的美妆盲盒?

美图盯上了烧钱的美妆盲盒?,至于美妆盲盒能否让美图变得更美,只能说“革命还在酝酿,不知道壮士何时发力”。

四年前,“Molly Zodiac”系列盲盒横空出世,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小小盲盒居然把原本卖“杂货”出身的泡泡玛特一步步推上了港交所。值得一提的是,泡泡玛特2019年从新三板完成退市,退市完成前市值仅为20亿元,一年半时间,泡泡玛特市值暴涨21倍以上!

盲盒的利润更是惊人,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2019年总收益、净利润较2017年对应增长965.2%、28087.5%,毛利率更是高达64.8%。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泡泡玛特依然稳如泰山。

泡泡玛特更是催生了一个“万物皆可盲盒”的时代,互联网企业自然也不愿放过这块香甜的蛋糕。近年来腾讯就曾推出金鼠鹅和太空鹅联盟系列等盲盒产品,今年更是加快了潮玩盲盒的步伐。2020年入局的企业就更多了:菜鸟驿站与哈罗助力车推出生鲜盲盒,京东与中国联合航空推出机票盲盒……

近日,在美妆业务上曾经屡屡碰壁的美图公司似乎也打起了盲盒的主意。天眼查APP显示,美图申请多条“美妆盲盒”、“美妆盲盒MT”商标。这一新动作,或将是继去年四月正式售卖AI美肤智能硬件“meituspa洁面仪”后,又一次冲击美妆市场的新尝试。

美图扬眉吐气,专注“变美”功不可没

曾经的美图亏损严重、变现无门,甚至这些质疑自上市之前起就一直伴随着美图。焦虑之下它只能不断试错,探索可行的变现方式,曾在2017年为美图创下37.4亿元收入的美图手机(当年总营收45.27亿元)以及上线仅13个月就黯然退场的电商项目“美图美妆”就是广为人知的失败案例。

纵观美图近几年推出的产品,几乎涵盖了所有它能赶上的风口:WIDE短视频(vlog制作)、美图美肤管家(AI测肤)、闪聊(社交)、美图日记(云相册)、有颜(短视频)……甚至还有区块链产品美链BEC(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美丽生态链平台)。但美图在追赶风口的路上似乎总是慢了半拍,众多尝试都反响平平,很快就销声匿迹。更可惜的是,最高月活达到1.52亿的短视频平台美拍,在抖音和快手的冲击下也节节败退。而在各行各业都已经陆续推出盲盒产品的当下,美图的盲盒生意,似乎才进行到商标申请阶段。

不过,在今年8月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美图终于扬眉吐气了。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美图公司持续经营业务的总收入增长20.1%至人民币5.575亿元,经调整归母净利润为人民币2494万元,实现半年盈利。在新冠疫情等带来不可预见的影响下,公司仍然维持了自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的盈利态势,连续三个季度盈利。

美图盈利主要得益于来自高级订阅服务及应用内购买的收入、其他收入等方面的强劲增长。财报中强调,非广告业务收入的占比在今年上半年持续提升,从21.9%提升至42.9%,其中高级订阅服务及应用内购买的收入占比,从去年同期的5.9%提升至15.1%;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增长37.3%达人民币2134万元,收入占比从3.3%提升至3.8%;其他收入增长126.2%达人民币1.335亿元,占比从12.7%提升至24%。

美图认为,这是开启战略转型之后,其在培育新商业模式方面取得的成果。

2018年美图宣布全面转型,专注社交领域;2019年4月放弃智能手机硬件业务后,“美和社交”成为美图的两条主线;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美图进一步收拢发展方向,更加聚焦在“变美”这条路径上,重点发力医美、美妆。

今年1月,美图称,2020年依然聚焦“变美”战略,发力消费者社区、美妆行业、海外业务,而未来三年美图将在继续赋能影像、美妆和皮肤管理行业的同时,逐渐布局医美行业。同时美图也会考虑新的业务展开,包括直播电商、引入H5网页游戏等。

单拿美妆来说,这个巨头林立的时代,美图能成功分得一杯羹吗?

变美路上,多坎坷

事实上,美图的美妆生意走得极为坎坷。

上文提到美图失败的电商项目“美图美妆”。该项目于2017年10月上线,打“测肤质—推荐产品—商城购买”的一站式解决方案,通过微博、B站、小红书等平台大量输出推广的美图美妆业务,在被用户薅完了第一波羊毛之后,并没有成功培养起用户习惯,反而加剧了美图的亏损。美图2018年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电子商务业务的亏损为人民币1.998亿元,而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为人民币1.192亿元,增加了人民币8060 万元。

为了进一步减少亏损,2018年11月美图决定砍掉电商业务,美图美妆上线短短13个月便彻底凉凉。财报中还指出,在将美图美妆授权给寺库联营公司TryTry后,美图已成为一家以互联网为重点且现金流的潜在波动较小的轻资产公司。

此外,在2017年和2019年财报中,美图分别提及了“美妆相机”APP和硬件产品“美妆魔镜”,不过美图并没有透露具体运营数据。2019年推出的AI美肤智能硬件meituspa洁面仪的市场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淘宝上销售这款产品的店铺极少,且价格参差不齐,而京东平台上,则无法搜索到相关产品。

2020年半年报中提到,美图重拾电商业务,在4月开启电商直播内测,预计今年下半年将进行更多尝试。猎云网通过美图秀秀主页进入直播板块后发现,开播的直播间不足10个,且均未上架产品。

据媒体报道,美图前期与各大电商平台合作为主,同样是走流量变现、不控货的轻资产模式。但是在各大电商平台都发力电商直播的情况下,美图想要通过电商直播切入美妆领域,与各大电商平台存在竞合关系,且竞争大于合作,或许美图只能啃到“边角料”了。

不过,美图秀秀在今年悄悄上线的“0元试用”引起了猎云网的注意,该板块的试用产品、合作品牌、以及用户分享内容看起来都比较丰富,相较于直播板块可以说是相当“热闹”了。即便如此,网络上也没有相关报道,仅有零星的用户讨论。

那么,这个不知何时会出现,或者是否会出现的美图盲盒,能否让美图的美妆业务掀起浪花呢?

美妆盲盒,美图慢了不止一拍

聚焦到美妆盲盒这一细分领域,美图似乎慢了不止一拍,近年来面世的产品令人眼花缭乱,入局者主要有三类:订阅平台、零售商、美妆品牌。

其中,订阅美妆盒子的商业模式在国外较为成熟,根据英国邮递公司Whistl的报告显示,38%的英国人会使用订阅盒子服务,尤其是在年轻女性消费者中十分流行。国内也已经有了Justbox、SurpreBox晶喜盒子、PinkTry粉试盒子等订阅平台。从下图中可以看到粉试盒子淘宝平台销量为600+(销售额约10万);晶喜盒子小程序显示其中某款产品销量接近1000(销售额约17万),查看此前的单月盲盒,销量基本上在1200个上下。对比海外的美妆盲盒订阅市场,国内市场仍有不少机会。

屈臣氏、丝芙兰等老牌零售商,以及THE COLORIST(调色师)、Mcllory等新兴美妆零售商也纷纷推出盲盒、福袋。

美妆品牌更不必多说:欧莱雅推出的“小美盒”包含6到8款集团旗下中高端品牌试用装;资生堂旗下Za、旁氏氨基酸米粹洗面奶、新锐国货小奥汀都曾与泡泡玛特旗下的IP合作推出盲盒产品;YSL推出的圣诞倒数日历,一度风靡美妆界,祖马龙、Dior、海蓝之谜等品牌也纷纷推出类似礼盒,同样收到消费者的追捧。

至于美图呢?我们至今只能通过一则简短商标申请信息对其“捕风捉影”。

并且无论是订阅平台、零售商还是美妆品牌,想要做盲盒,首先得有“货”,哪怕是三者之中,相对压力最小的订阅模式,依然需要面对库存、营销、物流、员工等方方面面的压力。这似乎就与美图轻资产、流量变现的意愿背道而驰。

或许是盈利让美图又找回了底气,又或许是盲盒经济的火热让努力“变美”的美图心动不已,就目前来看,美图想做美妆盲盒仍是件噱头大过实际,且烧钱的事儿,但不可否认,国内美妆盲盒市场仍有机会,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美图或许可以让更多消费者接触到美妆盲盒。

至于美妆盲盒能否让美图变得更美,只能说“革命还在酝酿,不知道壮士何时发力”。

【本文作者王潇宵,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