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麦科技徐欢: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

七麦科技徐欢: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会上,七麦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徐欢发表了《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主题演讲

2020年第五届NextWorld峰会由七麦数据发起,联合投资界、闪卖侠,以“跨越向新,链接增长”为主题,将围绕当下行业最受关注的领域展开探讨,分享最具行业价值的干货内容,探讨2020年增长话题,赋能移动互联网人捕获流量增长点,把脉未来新趋势。

会上,七麦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徐欢发表了《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七麦科技徐欢: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

大家上午好,我是七麦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麦姐徐欢,好久不见,甚是想念。接下来我们一起看一看2020年发生了哪些事情,回顾一下2020年月度APP和月度关键事件。

1月:新冠肺炎疫情

2020年1月月度APP,当之无愧肯定是健康宝。武汉27名市民被诊断为不明肺炎,到1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就这样闯入我们生活。1月中,海外也发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1月23日武汉正式封城,这一系列以一场黑天鹅事件迅速席卷整个中国,原本合家团聚的春节被打破了。

2月:宅经济

进入到2月,疫情继续蔓延,各行各业都进入停产停工。很多人都居家隔离的时候,催生了宅需求、宅经济。在宅经济和宅需求情况下,移动办公、休闲游戏、娱乐视频等需求急剧激增,平时熟悉的生活场景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开始变成了云喝酒、云开会、云逛博览。所以2020年2月,月度代表产品我们选了钉钉为代表的移动办公软件。

3月:四次美股熔断

2020年进入3月,因为全球疫情蔓延3月5日纽约股市开盘及遭遇暴跌,跌幅到7%上限触发熔断机制。但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之后的3月12日、3月16日、3月18日,不到半个月时间四次触发熔断机制,导致全世界、全社会对于美股市场的高度关注,带给以老虎证券为代表的美股操盘APP下载量激增。

4月:直播带货

4月,月度产品便是抖音。4月1日,罗永浩正式宣布自己的直播带货首场时间,并且选择在抖音平台,罗永浩利用自己个人强大的IP宣传力,包括抖音倾其全部流量帮这场直播首秀造势,也创下了历史性纪录。根据抖音数据统计,罗永场直播观看人数高达4890多万人次,最高峰的同时观看人数超过290万,23件商品最终贡献的单场流水是1.67亿元。这样创纪录的数字也让大家看到了停工停产情况下的一根救命稻草,就是直播带货。4月份不仅仅是罗永浩直播,包括央视朱广权、李佳琦组成小猪佩奇组合,“为湖北拼单”公益组织也取得显著成绩。

5月:后浪

5月份月度产品是B站,B站在5月4日发布的名为“后浪”的演讲视频还让我们记忆犹新,这个视频从一边倒的好评迅速翻转。

6月:地摊经济

6月,我们把关键词定义为地摊经济。6月1日李克强总理在烟台考察时,表示地摊经济和小店经济是就业、就岗的重要来源,一下掀起了地摊经济的狂潮。并且促进了以1688为代表的货源直供和工厂直供产品平台用户激增和订单量增加,6月我们定义月度代表产品是1688。

7月:Tik Tok遭封杀

7月,Tik Tok遭到美国的禁运,虽然最终被迫接受Tik Tok业务和头条业务剥离的结局,但也为很多做出海的开发者敲了一个警钟。在出海全球化的时候,当地政策和法规不确定性确实像一只黑天鹅一样,总在我们不清楚的情况下降临。

8月:花小猪补贴战

8月对于游戏从业者来说,就是APP Store版号的问题。此时,出现了一款滴滴下沉市场APP——花小猪。8月开始在北京、广州等9个城市进行用户补贴。8月份花小猪下载量、用户量剧增,8月份单日最高下载量突破28万,也取得多日霸榜成绩。

9月:打工人

9月22日,一名网友发布了要出门打工的视频,引来大量关注与模仿,“打工人”随即引爆网络,成了各行各业劳动者的统称,“加油,打工人!”成为当代社畜们的问候语。

10月:视频号直播

10月,让所有微信开放平台内容创作者为之振奋的事情,就是微信上线了自己的视频号直播内测。近期我们看到了一场流星雨的直播,真正让腾讯视频号直播出圈,让大家看到了视频号直播的传播威力。因为整场直播观看人数超过100万,高峰期1万多人一起观看流星雨直播。

11月:蛋壳爆雷

11月,值得关注的词是蛋壳,直到现在蛋壳事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也希望蛋壳的纠纷和暴雷能得到妥善处理。

12月:

12月有很多关键词选项,我们最终给了社区团购,社区团购从盛行、巨头介入以及有关部门介入,可以称为史上最短的风口,有以APP十荟团为代表的社区团购。

2020年不仅仅只有这12个年度关键词和代表APP,七麦研究院将过去一年中APP Store检索量最高的关键词,整理得到70余个具代表性的关键词列表。

七麦科技徐欢: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

如果有游戏玩家小伙伴,相信一定会了解赛博朋克2077游戏,立项8年,跳票3次,2020年末才发布。虽然上线后评价两极分化,现在评分并不高,但是我们看到这样一款极致精良的游戏创造的神话,上线当天同时在线玩家一百万,当天预购量800万套,实现第一天就盈利的神话。

这个神话背后想说明什么?就是玩家对于优质游戏是愿意买单的,让我们所有人对单机游戏、优质游戏重新燃起激情。我自己跟十个做增长联合创业的朋友聊,我说这一屏里选一个能够代表你自己的年度关键词,这十个小伙伴们不约而同选择了一个关键词,就是“卷”。

我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们选择这个关键词?我开始去想,“内卷”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本可能是一个学术名词,今年突然出圈了。

我查了一下,“内卷”这个词的由来是什么?是指文化模式进入到最终的一个固定形态时,它会局限在内部变得更加复杂,而没有办法自我突破,演变为一个全新的文化生态,后来进一步演变为对停滞经济状态的描述。但这不是终点,最近一次引用是1983年,中国的历史学家黄宗智在他自己的一本书里引入“内卷”这个词,他将这个词延伸为概述,“没有发展的增长”,这成为目前国内大多数人定义“内卷”这个词真实的含义。

“没有发展的增长”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边际收益递减,当我们在一个系统里投入更多的时候,得到的收益几乎没有增加,或者微乎其微,所以这就叫“没有发展的增长”,这就叫“内卷”。

就像我们职场的打工人,在争取同一个岗位和涨薪机会时,一个同事加班2小时,另一个同事加班4小时,还有一个同事加班5小时,最后还是那个机会。我们所有人都因为这个机会加了很多班,而这个加班时间在相互抵消,这就是内卷。

这时候或许可以得出“内卷”的本质是什么?就是存量竞争,没有增量的情况下,游戏玩家们被自我锁定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我们只能过度竞争,在低的层次上不断往复,这就是“内卷”的本质。

在2020年我的确看到了不少创业者、开发者陷入“内卷”中。这是我整理的投资、股票150个APP图标,大家看到这样的感受是“好红”。不仅仅这150个APP的图标很像,这些APP的描述、销售卖点、广告、信息流投放素材都很像,同质化非常的严重。

七麦科技徐欢:2020移动互联网年度解读,开发者何去何从

大家由于“内卷”进入了过度竞争,过分地关注竞品的变化,竞品改了什么马上跟进;竞品投放素材、UI界面改了什么马上跟进,导致他们越来越像,这只是“内卷”过度竞争的表现。

其实“内卷”化最极端的情况,不是停留在过度竞争而是恶性竞争,在座如果有游戏从业者,我相信你们对于版号和版号带来资源瓶颈这件事情是感同身受的。2018年整个版权总局对于版号管控非常的严格,2017年的版号发放数量从8千多一直下降到2018年1千多、2019年1300,2020年截至12月才1139款游戏。而雪上加霜的一件事情是,APP Store2020年8月要求所有在架游戏必须上传自己的游戏版号,否认进行下架处理。在8月1日那天下架了2万多款游戏APP,这是全年下架游戏的峰值。也是近四年,APP Store在线游戏数量历史新低,只有16款游戏在线。

在这样一个生存环境本身就很恶劣的情况下,大家依然在拿粗制滥造的产品换一个皮、换一个名、套一个版号继续上传到APP Store,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即导致平台审核规则对于中国开发者来说变得越来越严厉,平台对于中国开发者的诚信度和信任指数降到极低,导致中国所有游戏开发者的生存环境都变得更加恶劣。

这不是终点,在2020年下架游戏14万,2019年12万,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违反苹果审核规则,有一些是没有版号,其中还有一部分因为同行举报他们侵权,或无版号。本身大家生存环境都很恶劣,依然有一些开发者不断在破坏游戏规则,甚至自相残杀,这就是我们看到“内卷”的极端情况,就是恶意竞争。

2020年我们也看到了不少创业者成功走出“内卷”,从而出圈。我列举了四个例子,两个是新消费品牌,两个是移动开发者。

很多小伙伴肯定喝过元气森林,诞生时间是2016年,前面有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的老牌畅销饮料品牌,后面有康师傅、统一等品牌,为什么元气森林依然可以出圈,并且占领自己的市场份额?

很重要的原因是元气森林发现了新消费群体的需求,其主要定位年龄层是18-35岁的新消费群体,这个新消费群体习惯有什么不同?一是追求品质,追求健康生活、追求高颜值、追求个性化不想盲从,所以他们重新设计了自己的外部包装,日系清新风,这是元气森林很重要的一张牌。

二是口味,它在口味上打造全新清新的口味,包括桃子口味等等。最重要的是,它打造了0卡路里、0糖健康饮料。靠高颜值、好口味、健康无压力,迅速获得了自己的核心消费群体心智,戳中他们的心,所以抢占了这样一个领地。

我们再看红布林(Plum)和蜜芽,在疫情期间红布林做了一个变化,在APP里面引入直播间,并且培养自己的主播进行直播,这样一个小小的改变让二手奢侈品交易链接效率大大提升,让产品周转效率得到了极大好转。用户购买门槛极大降低,让他们最近获得数千万的融资。

而蜜芽是走出去,走到抖音平台,CEO创建自己的直播带货账号,并且取得首场直播2千多万的好成绩。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创业者和开发者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跳脱出当前存量视角,去寻找可以创新和突破的新增量机会。

那么,新的增量机会在哪?

七麦研究院认为新的增量机会是新市场和新人群,我们坚信这四个领域会蕴藏无限机会。一是下沉市场,二是新消费群体,三是老龄化带来的银发经济,最后一个是出海市场的机会。

作为游戏开发者,中国自主研发游戏国内市场实际销售率跑赢大盘的,这几乎是逆势增长。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把自己的目光从国内投向更广袤的环境和市场中。其次,我想提醒大家要关注平台红利。这里给开发者最重要的建议是,希望大家不要拘泥于产品形态本身,而去关注超级APP的新机会和红利。

我们看到微信小程序现在月活跃已经8亿次,百度小程序月活跃已经5亿次,支付宝小程序月活跃6亿。今年苹果也悄无声息地上线了一个小程序产品,就是APP Clips,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并且投身进去。

像知乎、小红书、微信等超级平台的相关政策也值得大家关注,摆脱“内卷”或许只有从存量思维跳脱出来,转变为增量思维,从关注竞争对手本身,更多关注用户需求变化和市场需求变化,在这些变化的过程中,不断地去创新才有可能帮助我们一起走出“内卷”的怪圈。

今天,现场的20多名大伽分享也能给大家摆脱内卷带来一些启发。希望大家在这里能链接增长,收获自己的一些心得,为自己明年的增长之路,带来更多的信心,感谢大家。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