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教育创始人兼CEO肖逸群:120天实现2400万播放量,如何抓住视频号红利撬动增长

星辰教育创始人兼CEO肖逸群:120天实现2400万播放量,如何抓住视频号红利撬动增长,会上,星辰教育创始人兼CEO肖逸群发表了《120天实现2400万播放量,如何抓住视频号红利撬动增长》主题演讲。

2020年第五届NextWorld峰会由七麦数据发起,联合投资界、闪卖侠,以“跨越向新,链接增长”为主题,将围绕当下行业最受关注的领域展开探讨,分享最具行业价值的干货内容,探讨2020年增长话题,赋能移动互联网人捕获流量增长点,把脉未来新趋势。

会上,星辰教育创始人兼CEO肖逸群发表了《120天实现2400万播放量,如何抓住视频号红利撬动增长》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星辰教育创始人兼CEO肖逸群:120天实现2400万播放量,如何抓住视频号红利撬动增长

我是肖逸群,我的私域名称是肖逸群Alex,同时我也是一家300人公司的创始人。以前我是一个公众号小编,每天想标题,现在转型成了一个视频号博主,接下来大家可以了解一个连续创业者背后的故事。

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星辰教育,我们做成人语言和新职业培训,在过去的五年期间,我们做了20多个项目,包括品牌IP、轻课、极光单词、潘多拉英语、清新冥想、趣课多,名师包括黄执中、李阳、赵亮、阿宝姐等等。

为什么要做自己的IP?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这其实是我第11次创业。在我看来,赚大钱的方式只有三种,拿牌照、造垄断、扛风险。拿牌照跟大部分人没有关系,造垄断是互联网公司崛起的重要因素,包括现在很多行业能够造垄断的已经被行业巨头吃掉了。

作为一名普通创业者,能够实现逆天改命的唯一机会就是去扛风险。过去几年,我自己经历过大大小小的风险,大的风险是在2019年时,我们公司曾经被微信官方点名,不允许再以当时的主营业务做增长。

在这次疫情当中,很多做线下的好友们也经历过黑天鹅,本来觉得不可能出任何问题,业务一直在增长,但是碰到了疫情这样的黑天鹅,很多线下创业者朋友们不是净身出户,就是背上很大的债务。

还有一些小风险,比如核心团队出走,公司恶意竞争,这是创业者会碰到的小风险。疫情期间给了我很深的思考,因为经历过起起伏伏,我应该怎么管理好风险,去应对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

我当时做了一个决定,从幕后走向台前,开始做我的个人IP来应对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因为作为一个公司的幕后操盘手,更多时间关注的是公司实物资产,其实个人品牌资产是一个最好抵御风险的资产,从罗永浩老师就可见一斑。

从6月25日启动至今,在180天的时间里累计涨粉12万、230万变现。除了视频号的资产以外,我还把视频号流量导入到四个个人微信中,累计数万精准好友。有了公司链接名师、资源方,为公司业务助力,也是我做视频号没有料到的意外收获。

我的视频号如何从0到1?

关于定位,核心只有一句话就是真实人设,服务于目标的选择性展示。真实人设作为一个创始人或者作为一个KOL,要不不火,要不火了后人设不真实一定会崩塌。所以大家发布在网上的内容,一定要以真实为前提,这是做KOL的地基。二是服务于目标的选择和展示,我最开始的目标是做职场博主,为公司业务尝试做一些变现,去卖课。

但是一开始做得不是很顺利,当时看到一些搞笑博主,觉得那个视频真好,能不能做一些搞笑内容,后来被团队拉住了,说你不能做跟目标不一致的内容。因为一个做搞笑段子的博主卖不出正式的课程,我的课程主要跟英语、职场学习、口才、表达等等相关,一定要做服务目标的选择性展示。

关于名字,是以我的中文名+英文名命名,我最开始的目标是C端人群,主要目标是卖课,一开始提了一个口号——做教育行业的李佳琦。经过180多天的运营,现在我的视频号后台粉丝也基本上符合我最开始的设定,女性粉丝占57%,我的精准用户是18-50岁,大学生和泛职场人群占比达85%,也达到了最开始的目标。

我的视频号是怎么做内容的?

首先分享一下我对于视频号内容和平台的拆解思考,最开始做内容的时候,不仅思考自己怎么做内容,还思考在视频号平台如何生存、发展。会思考平台想要什么样的内容,思考张小龙要把视频号这个产品做成什么样,以及他有什么KPI以及目标。如果我能帮他完成KPI,我成功的机率就更大一些,这都是我自己的设想。

如果我是视频号产品经理,我觉得这两个数字是最核心的指标,一个是用户打开视频号的次数,第二个是单个用户的停留时间。对于微信而言,第二个数字更重要,因为微信的第一个数字已经非常大了,目前为止都没有用开屏广告去导流,如果微信下定决心推视频号,肯定有很多手段。

视频号是很克制的,像挤牙膏一样,单个用户视频号的时长非常重要。我们经常说,视频号是基于社交关系的传播,最开始做视频号我也比较追求转朋友圈、微信群,自己点赞、发红包或者私信让别人点赞,这都是做视频号冷启动、给视频号打上标签的模式。用户停留时长在中长期来说,一定是最为关键的。

我观察过视频号算法,一开始我打开视频号后,点赞最多的会被我看到。现在我打开视频号,有一个朋友点赞也会出现在第一排,可能是用户观看时间最长。

我认为一个牛逼的爆款视频远胜过一千个不好的视频,特别是“用户停留时长”是最好的指标。我把180天发布的194个视频,按照播放量从高到低做了一个排序,排名前10的视频带来了90%的涨粉。有了这个认知后,打磨好短视频的demo是核心,

一开始做口播是因为它的成本最低,后来我做了将近一个月,录了20-30条视频都没有火,我就放弃了。但做口播也有很多优秀博主,他们内容足够牛逼、镜头演绎和表达极具特点,可能很多主持人他表达很流畅,但是不具备特点也不能做口播。

这两个条件我不太满足,所以我开始做起了纯Vlog,它画面切换很快,大概一到两秒做一次画面切换,通过画面切换去实现更长的用户停留。

后面开始切换到第三种模式,我命名为口播Vlog,因为纯Vlog,IP感很弱,很难建立用户和用户之间的深层次链接。现在我做一个视频30个镜头,其中5-10个镜头,通过口播方式跟用户产生链接和表达,提升IP感。这也是降低生产成本很重要的方式。最后一种剧情形式也是我持续到最近的,让视频号从4万粉丝涨到12万粉丝。

持续输出、1号位如何做IP?

打造自己的IP需要自身的深度参与,我最开始培养团队做demo的时候,第一个demo是我自己做的。有了团队以后,所有内部的流程我有“三审”:审选题、审文案、审成片。

怎么保持持续输出?

我期间也无数次考虑过放弃,但是我做了两件事:一,做一百天的日更flag,设置下属既定绩效。如果给我脚本两天不出音频,可以让我发红包,不断给自己挖坑,让自己保持输出状态。做爆款是目标,但是要有足够的命中率和视频发布频次去做爆款。有了动力后,我们团队内部就有了打磨视频号的工业化生产流程,现在我视频号团队在18人左右,磨合得也比较顺了。

我们做出的视频号只是产品本身,但是把团队打磨好、打造好,也是一个操盘手很重要的目标。

做视频号跟抖音快手有什么区别?

抖音、快手的优势很明显,就是爆发性很强,我最高点赞在快手是40-50万点赞;视频号的优势,一方面是社交+算法的扩散机制。另一方面是可以做好私域流量的沉淀。B端非常适合做视频号,因为基于社交做扩散和裂变,在抖音和快手的难度很大,视频号可以很好地实现B端品牌打造。

从关系链和人脉价值维度来说,视频号一次曝光相当于抖音快手十次曝光,特别对于精准流量覆盖以及精准流量的沉淀,在视频号有一个很好的优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