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马保国的太极灰产

揭秘马保国的太极灰产,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无论是自己组建公司还是挂靠其他经纪公司,马保国都会更加频繁地走进我们的视野,成为新一代的顶流网红。

马保国到底是谁?

你以为他不过是打太极的老头,但他却能“一掌推翻”英国MMA(综合格斗)冠军皮特。

你以为他不过是个江湖混子,但他的太极课在上海要价1000元/小时,还大有人买单。

马保国的爆火不是偶然:

他身上有很多传奇标签,“武术大师”、“太极掌门人”、畅销书作者、曾给英国人教授武术、是赛菲诺和施乐辉企业高管的座上宾……

这一切猎奇而滑稽的因素,在一次年轻人的“偷袭后”,被全网引爆。

传统武术一向是一个相对封闭且神秘的领域,同时在国人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但这背后到底是怎样的灰色产业?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马保国的传奇一生,抛开猴戏般的哗众取宠,马保国从无到有在行业里起家的“传奇”经历,不仅仅是自己的滑稽,更是一场不同文化的狂欢。

以下是关于马保国的真实故事:

付不起儿子学费的“太极宗师”

1951年,马保国出生于河南南阳。

严格说来,马保国还是有点武术底子的。他的爸爸、爷爷都曾上过战场,爷爷还是一个武术大师,从小,他就跟着父辈学习过马家功夫。

高中毕业后,马保国跟随父辈的要求入伍了,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没跟爸爸和爷爷一样上过战场,但我杀过猪,当兵后三年,连里的猪几乎都是我杀的。

退伍后,马保国几乎赶上了那个时代所有的“风口”

从无名小卒一步步向上爬起,到第一批重点大学生、国家干部,某些程度来说,他的确是个“有两把刷子”的人。

在工作的那段时间,马保国曾拜过三位老师:

启蒙老师形意拳尚济、峨眉、武当功夫派传人郭大侠、混元太极第二代传人王长海。

但郭大侠并不认这个徒弟,他说自己被马保国的软磨硬泡打动,以每小时40元的报酬教他功夫,顶多算个武术教练。

而所谓的师父王长海也并没有把马保国列入自己的弟子谱系中,因为马保国不过是他在郑州人民公园教太极拳时,跟着学了三节推手课的普通学员而已

不知道事后,王长海会不会后悔自己没有筛选学生——就是这三节推手课,改变了马保国的一生,也让王长海至今后悔不已。

当时马保国学太极,更多是为了养生而不是赚钱。

马保国的收入不高,据他的视频自述,1996年,身为国企中层干部的他,连儿子的学费都是找战友借的。

2001年,马保国下岗了。

同年,他把毕生积蓄都留给儿子去英国读MBA,年过半百、除了武术别无所长的马保国也跟着儿子一起去英国陪读。

初到英国时,马保国父子的情况很窘迫。没钱了,儿子就同时打两份工,免得父子俩露宿街头。

在最困难的时候,马保国忽然想起自己儿时弘扬马家功夫的理想,打算去英国教拳赚钱。

在本世纪初,外国人眼中的中国武术,是以一当十的实战技巧,是银幕中成龙、李小龙、李连杰的风采。

马保国深知,自己所教授的太极拳,顶多只有养生功能,跟实战沾不上边。

要想真正吸引到外国人,规模化地招生、教学,还是得包装好自己的“实战能力”。

但马保国英语水平不高、去拳馆毛遂自荐总是吃“闭门羹”,再加上马保国并没有什么名气、也没太过人的武术招式,压根没人想跟他学。

那段时间,英国人常能在街边公园看到一个穿着复古唐装的中年男人,在路边自顾自的耍把式,招揽路人拜自己为师。

从开始忽悠英国人开始,马保国就已经在“不讲武德”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

“一朝推手鲜,吃遍英国天”

马保国的太极拳法之所以能忽悠当时的英国人,只靠一个常规招式——推手。

所谓推手,也是马保国当时对太极的唯一认知。

但凡有英国人在街边对他好奇,上前请教时,马保国总会让他们和自己推手。

通过借力打力,把英国人向后狠狠推动。

不懂这招奥义的英国人误以为自己是被马大师的实力击败,从而“甘拜下风”。

靠英国人不懂太极奥义的信息差,马保国就这么靠“一朝推手鲜,吃遍英国天”。

他还成立了英国浑元太极协会、并在德法两国都设立分会。

成为协会会员后,每上一堂马大师的养生课,都至少要交80英镑(约人民币800元)的学费。

这也让马保国成功渡过自己最拮据的时光。

但这还不足以让他成为后来的“太极大师”,扭转来自于他与英国MMA(综合格斗)冠军皮特无限制搏击冠军托尼的比武。

在当时的比赛视频中,马保国将两个二百多斤的壮汉一把推飞。

不明真相的欧洲人把马大师吹得神乎其神,声望一时居高不下,来学功夫的学员也翻了好几倍。

事后,皮特马上申明自己是应马保国邀请拍了个合作宣传片而已,马保国是“打假赛”、双方并没有进行真正切磋。

当有记者询问此事,马保国只微微一笑说:“如果是真打,皮特早就没命了。”

从那以后,马保国“胆儿更肥了”,他说自己是英国武术界的“功夫王”、“当代李小龙”。

2007年儿子硕士毕业归国,马保国也结束了海外武术大师生涯,跟着回了国。

但他在英国时创办的浑元太极协会没受丝毫影响,直到2020年8月份还在正常授课。

也许是儿子回国工作不太好找,也许是马保国又感到“技痒”,2013年,马保国又开始重操旧业了。

但这次,有钱有经验的马保国、再加上学过一点MBA、懂得企业管理的儿子,这“浑元太极”的势头可比几年前猛多了。

马保国式“走穴”

2013年夏,马保国“碰瓷”王长海的混元形意太极门,成立了浑元形意太极门,两年后,马家父子又在上海成立了浑元国术馆,开了公司。

图| 马保国和其儿子马晓阳注册的浑元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马保国开的培训课程收费高昂:

一对多国术馆公共课,普通课程5800元,周末课程7800元,课时75小时;

一对一的私教课,最初级的武师一小时400元,马保国亲自授课则一小时1000元

借着当时的国学热东风,马保国开始给富商讲课,其中包括了赛菲诺公司的全球总裁们、施乐辉中国分部的高管,还有众多本土的老板们。

可以想象,马大师收他们的学费,开价只多不少。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买单,无非是大多老板们都是有时间赚钱、却没时间考察马保国的“大忙人”。

再加上,马保国太懂得自我包装,逢人便吹嘘吊打MMA冠军。

除了一些头铁的年轻人,一般人不愿意与他纠缠。如果遇到了较真的打假人,马保国就会带着妻子和一众徒弟和对方约架。

但有意思的是,类似的约架现场总会有人报警、或因着各种说不清的原因无疾而终。

除了自发的约架,马保国还会参加各种传统武术比赛。

比如不久前5月17日的“成名之战”中,马保国开赛4秒就被KO,在全场30秒的比赛时间内,3次被民间武术爱好者王庆民击倒。

当然,被KO的马保国未必是输家,这场比赛是付费直播,收益马保国拿大头,赛后有消息称马保国得到了20万元参赛费

2008年,赚得盆满钵满的马保国出版了两本书,自传《我在英国教功夫》和教程《尚济形意拳练法打法实践》

这两本书每本售价30元左右,此前销量一直不温不火,而在马保国成为“被偷袭的69岁老同志”后,这两本书被炒到了200元一本的高价

与其他名震一时的大师相比,马保国开武馆办班卖课赚钱的模式,只不过是“小打小闹”。

马保国真正的事业腾飞,答案或许就在即将到来的网红经济模式里。

到底是谁不讲武德?

资本是最不讲武德的。

在资本眼里,黑红也是红,只要有争议就能带来足够的流量,而流量往往才是最大的生意。

马保国这个现成的大IP,已经惊喜地展现了它的传播能力:

B站上关于马保国的各类二次创作视频累计播放8亿次,平均每分钟都有一部恶搞马保国的视频横空出世;

马大师的金句“耗子尾汁”被人抢先注册商标,也足以证明全民娱乐时代下流量资本敏锐的嗅觉。

尽管马大师口口声声退隐江湖,不当网红,却在发布退隐声明的几天后又宣布参演电影《功夫少年王》。

一向以正派人设出镜的马保国,终于也像“窃格瓦拉”周立齐一样,成为了全民审丑浪潮下的弄潮儿。

接下来等待他的,是模仿、直播、营销、带货和如潮的广告合作。

今年4月份,三年偷窃1000余辆电瓶车的周立齐刑满释放,出狱当天有超过30家网红经纪公司赶着与其签约。

周立齐说自己绝不会签约网红直播,“签约就相当于给他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打的”。

当全网都在因为马保国陷入一场新的狂欢时,周立齐已经默默地与投资人合作,成为广西一家电瓶车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与某平台签约,自己当了老板。

那些口口声声“不做网红”“不签约”的人,在机会如雨点般向自己砸来之时,也许想的并不是如何躲开,而是在挑选最大的那次机会。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无论是自己组建公司还是挂靠其他经纪公司,马保国都会更加频繁地走进我们的视野,成为新一代的顶流网红。

因此,当我们看到铺天盖地的鼓吹马保国文章时,也就见怪不怪了。

能精准抓住每个风口的马老师,怎么可能会白白让机会从手中溜走?

【本文作者显微故事编辑部,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显微故事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