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退潮后,电影怎么办?

资本退潮后,电影怎么办?,影视行业普遍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商业模式,就像是在赌博。乱象太多了,高风险,不规范,有的公司缺乏契约精神,资金回收周期长,股价表现随爆款而波动。

很多影片没有人去投了,很多电影公司没有人去投了,所以我们现在日子还是比较难过的……中国的电影市场是内容分账比例全球最低,审查制度最严,我们版权价格是最低的,我们投资影片的回报率和成功率也是最低的,大概只有5%到10%的影片可能是赚钱的。

“这个行业的人一直在抱怨资本绑架了电影,我认为事实恰恰是相反的,是我们绑架了资本,因为我们在很多时候对不起资本,我们没有善待他们,没有给他们很好的回报……现在到了转变观念的时候。”在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电影投资大会·高峰论坛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语出惊人。

这是作为行业复苏关键见证者的金鸡奖,首次开办首届中国电影投资大会,这也表明金融资本与电影产业的联系将变得更加紧密。影视寒冬持续至今,投资人如何看待电影行业?行业面临着哪些机遇与挑战?

资本退潮后,电影怎么办?

一位投身电影行业将近八年的资深记者回忆了当年“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高光时刻:“14年到15年,是整个行业爆发的最高点,票房年增速达到36%。那个时候,随便一家不算头部的公司发布片单,都是好几十个项目,有次电影节的时候,万达曾经包下一条船,发布会一开就是好几个小时。”

电影行业的大投资人换了几拨:从煤老板,到地产商,再到互联网公司。在2018年的一个论坛上,知名编剧汪海林曾经感慨 “怀念煤老板投资人”,原因是煤老板们尊重专业的人,不干预影视的创作,因为挖煤如果瞎干预会出人命,他们普遍都有安全生产的意识。

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去几年间门槛不高,热钱涌入也带来了投机者涌入,行业浮躁化,劣币驱逐良币等一系列负面影响,以至于之后的几年需要为过去的野蛮生长而买单。笔者本人就曾经听闻过“影视创作者忽悠到钱,用钱去付房子首付”一类“类诈骗”事迹。戴锦华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曾经指出“中国电影被钱噎住了,每年有70%的电影无法上映。”因此,在某种程度上,热钱离场的阵痛也意味着去泡沫化,重塑规范与专业的契机。

“退热”转折自税务风暴而始,再加之限薪令影响发酵,资本逐步离场。此后影视行业又遭遇了今年突发疫情的打击,院线停摆半年之久,多家影视公司倒闭,许多媒体人直观感受今年上影节“太冷了,基本没有什么活动,或者片单发布”。

数据能够直观反映资本退潮之势。鲸准洞见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8年,整个文娱行业的投融资总金额分别为1586亿元、1462亿元、1510、2083亿元,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骤降为824亿元,总数量由2018年的1260起骤降为384起,投资数量锐减72.4%。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影视行业投融资事件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影视行业普遍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商业模式,就像是在赌博。乱象太多了,高风险,不规范,有的公司缺乏契约精神,资金回收周期长,股价表现随爆款而波动。”一位从金融机构跳到影视行业,后又跳回金融机构的从业者感叹“水太深”。对于不少散户而言,影视股也不是他们的长线投资最优选项,而多为短期投资。

华人文化集团副总裁应旭珺在投资大会上表示:“在一个行业危机来的时候,产业资本大多数是不会离场,迅速退场的是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是长期的进行资源性的投资,金融资本是追求财务回报,回报周期有要求。从投资的资本角度,提高专业性主要有两点,一个是对适用于所有的投资,就是逆周期的思维第二个是价值投资。”

那么,哪些电影是有价值的?正如中英文创集团董事长李挺伟所说,电影虽然在目前整个万亿级的文化产业的盘子中所占比例不大,但是是一个有情怀、有温度、有价值的产品,也是文化的窗口。“第一,电影要有好的品质,电影品质很重要,代表中国电影的工业水平。第二,电影代表总体在海外对话的通道和口径。第三,便于文化的传播。”因此他们投资最看重的三个维度是“电影工业化水平,电影代表性和文化软实力”。他判断,未来将会出现头部效应,长尾效应,协同效应三大效应。

2019年,在所有出品机构中占比7%的上市公司投资了超过半数的项目,取得了79%的票房。2020年,不到二成的上市公司投资了七成的电影项目,最终赢得98%的票房成绩,《中国电影投融资报告》的这些数据,间接说明二八效应将成为长期趋势,疫情进一步加重了这一趋势。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总经理陈杭认为未来电影行业存在三大机遇:“一个是电影与互联网的结合。第二是电影与新科技的结合,第三个是电影与消费衍生品的结合。”

互联网与电影行业的联姻是近年来大热趋势,数据显示,在2019年入局的7家互联网企业参与了全年35%的电影项目,占据了近半数的票房。今年B站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即是这一趋势的具体表现。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从《神奇女侠1984》院网同日发行,迪士尼的流媒体Disney+付费会员破7370万,积极线上化,分线发行分散风险,也成为了电影公司的普遍选择。

IP衍生价值、全产业链开发……
回归内容

日前,中国文化产业投资母基金在北京正式成立。基金由中宣部和财政部共同发起设立,目标规模500亿元,首期已募集资金317亿元,意味着国家队出手,坚持文化强国战略,加速行业回暖。

将目光投向宏观背景,Z世代的内容消费习惯,国内线上票务与互联网金融的发达,实质上正在造就着国内电影市场的独特性,例如口碑在线上的极速扩散,使得宣发进一步拥抱线上化,或是他们对于传统文化,动漫,科幻的喜好,使得上述题材在近年来成为内容风口,同时也成为光线,融创等多家公司布局的重点。

另外疫情对于电影行业带来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包括重新构建着好莱坞的格局,以及中国首度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票仓。这些既是机遇,亦是挑战,是每一个电影人需要回答的命题。

如果说上文观点是“投资人如何看待电影行业”,那么投资大会第二部分的一些观点或许代表着“电影人如何看待资本,放大自身价值”。

不少与会嘉宾均提及了票房收入之外的网络发行收入,以及衍生品,实景娱乐的想象空间,单一押注内容营收实质上意味着不确定性和风险,业务多元化无疑有助于商业模式更趋向于健康稳定。以《八佰》9000万的观影人次,《哪吒》破亿的观影人次为例,实际上还有相当大的流量红利,产业持续增值和赋能空间可供挖掘。

例如此次投资大会上,宣布与厦门市思明区政府签约,打造厦门融创影视文化小镇的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认为:“它是需要IP化的,我们应该做全内容形式的开发,电影、电视剧、动画、短视频、短内容应该同时做;第二步是全产业的链接,不管是从衍生品,或者是娱乐,我们可以思考迪士尼的模式,做出比600多亿更大的增量市场。”

王长田认为“第一要善待资本,在我们赚钱的时候会遵守契约精神,让资本跟我们一起赚钱。同时给资本增值,要生产好的产品,达到标准的,符合观众预期的产品,降低失败的比例,为资本带来增值。同时还要给资本以荣誉……资本是我们的血液”。华谊王中磊请求,“资本应该再有一些温度”,“我原来很多的梦想被资本一段时间的冷遇挤没了,我要活下去,还要持有强大的IP才可以实现这个梦想”。

而这些电影巨头本身也是资本。王中磊表示“我建立了投资部,投资游戏、衍生品、主题公园、投资主板,投资VR高科技”,王长田表示“我们投资了大概70多家跟影视相关的公司,比如猫眼,比如二十多家动画公司。”这些意在布局全产业链的经历让他们重新思考投资的意义。

“我最大的建议我认为投资者应该重点关注还是内容,平台也好,渠道也好,服务也好,增值衍生品也好,其实核心都是围绕着内容本身而产生的。没有好的内容就没有这个电影行业,电影就没有存在的价值,电影公司也没有存在的价值,资本就没有可以依附之物。”最后,王长田这样说道。

【本文作者Mia,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