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亿投资橙子映像,光线传媒背后的100+“投资联盟”

1.1亿投资橙子映像,光线传媒背后的100+“投资联盟”,2020年年尾,电影市场依旧低迷,但光线传媒悄无声息开始了新一轮的投资布局。

2020年年尾,电影市场依旧低迷,但光线传媒悄无声息开始了新一轮的投资布局。

昨天(11月30日)光线传媒对外发布公告,光线传媒子公司光线影业,拟向天津橙子映像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橙子映像”)提供1.1亿元财务资助。而此次借款,橙子映像用来回购4%的股权,借款期限不超过一年,借款的年利率为8%。

同时,光线传媒与橙子映像签订合同,三年内光线传媒获得由橙子映像主控的不少于4个影视项目分别不低于20%的投资权和独家发行权,其中,至少3个影视项目的主创人员须为邓超。

实际上,光线传媒与邓超、橙子映像之间的合作绑定早早就开始了。2013年邓超联合导演俞白眉成立内容公司橙子映像,邓超全资控股的上海彗形慧影影视文化工作室,彼时持股比例为30.34%(现在为26.88%),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则是股东之一,二者的合作关系就此开始。

2016年光线传媒参与橙子映像A轮融资,以25.92%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光线传媒与邓超之间实现资本绑定,随后大部分邓超主演、橙子映像出品的电影中都能看见光线传媒的影子。现在这场1.1亿借款,可以算是光线传媒对邓超明星资源的“二次绑定”。

而管中窥豹,可见一斑。透过橙子映像,公众会发现光线传媒对文娱产业上下游各类公司的投资绑定,比想象中更加庞大。

邓超与光线传媒:

明星与资本的绑定之旅

事实上,或许可以将邓超、橙子映像与光线传媒之间的绑定关系,看作是邓超明星资本化或者橙子映像的成长之旅。

翻开邓超近10年来的片单,会发现邓超与光线传媒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合作关系。2011年-2013年,邓超尚未成立橙子映像,邓超接连主演了光线传媒出品的《画壁》《四大名捕1/2》《中国合作人》四部电影。

2014年,邓超开始进行转型,从演员转向导演领域,橙子映像也开始产出电影作品,光线传媒承担起了邓超与橙子映像背后的支撑者的角色。这一年,光线传媒出品了邓超与俞白眉合作导演的首部喜剧电影《分手大师》,邓超自导自演,还拉来了当时正在流量爆发口的杨幂做配,虽然电影口碑扑街,豆瓣评分仅5.1分,但是为光线传媒带来了6.65亿票房。

2015年邓超与俞白眉再次拍摄了第二部喜剧电影《恶棍天使》,邓超自导自演,搭档变成了因《甄嬛传》晋升为一线大花的孙俪,电影同样口碑扑街,毁誉参半,但依旧为光线传媒带来了6.48亿票房。

2016年邓超主演周星驰电影《美人鱼》,票房达到33.91亿,光线传媒是出品方之一,同年暑期档,邓超主演了光线传媒出品的青春爱情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橙子映像也成为主要出品方之一,该片掀起了一股青春爱情片风潮,并成功以小博大,获得了8.13亿票房,成为当时性价比最高的电影之一。

显然,邓超未必彰显出了过人的导演才华,但是其在商业市场上却保持着相当的票房变现能力。或许也是基于此,光线传媒与邓超的合作绑定关系持续加深,2016年光线传媒与苏宁战略投资橙子映像,投资资金近亿,而光线传媒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邓超与光线传媒之间实现资本绑定。

但2017年,邓超、橙子映像与光线传媒的合作关系开始出现变化,光线传媒依旧参与投资在邓超主演或橙子映像出品的电影作品,但是二者不再形影不离。2017年光线传媒参与出品了邓超主演的《心理罪之城市之光》,而这部电影的主要出品方是上海电影与安乐电影,橙子映像也成为了主要出品方之一。

这一年邓超主演的春节档电影《乘风破浪》,橙子映像作为主要出品方之一,但是却未看见光线传媒的影子。同年暑期档,橙子映像作为出品方押中了最大爆款《战狼2》,而光线传媒并未参与电影出品。

2018年邓超主演了张艺谋执导电影《影》,光线传媒与橙子映像皆未参与出品,而邓超也未出演光线传媒的头部电影项目。2019年邓超与俞白眉再次合作了导演《银河补习班》,橙子映像成为第一出品方,光线传媒参与出品。这部电影在暑期档成绩不如预期,累计票房达到8.78亿。根据光线传媒当年半年报显示,光线对橙子映像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357.75万元。

到了今年,橙子映像在影视剧市场全面发力,接连押中了《安家》《传闻中的陈芊芊》等爆款影视作品,而这其中也均无光线传媒的身影。可以感受到,橙子映像逐渐从一个被明星光环、巨头公司庇佑的内容厂牌,变成一个具备独立投资出品能力的新贵公司。而光线传媒与橙子映像、邓超的关系,从一开始带着依附性质的扶持关系,变成了战略合作伙伴。

现在光线传媒对橙子映像1.1亿元的借款,获得了未来三年邓超三个主演项目不低于20%的投资权和独家发行权,无疑是再次缩紧了彼此之间的联系。

100+家公司,覆盖全产业链,

光线传媒的战略投资局

而文娱产业里,橙子映像并不是唯一一个与光线传媒形成绑定关系的公司。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6年光线传媒公布的已投资和拟投资项目,数量多达80家,这其中既包括有妖气、十月文化、彩条屋影业、易动娱乐、七彩柠檬、热峰网络等动画、游戏公司,也包括极睿公司、先看、当虹科技等VR技术公司,也有新丽传媒、欢瑞影视、喜天影视等影视公司,猫眼娱乐背后也有着光线传媒的资本投入,而这基本上覆盖了影视产业链的上下游。

王长田曾对外表示,“我们目标是成为中国做内容产业中无法轻易逾越的高峰,或是无法绕过的河流,未来重要的娱乐产品,都与光线有关。”彼时电影公司中也少有像光线传媒这样广泛、规模化投资的玩家。

光线传媒似乎一早就做出了计划,要建立一个“公司联盟”。从上游动画、网文内容公司,到中端内容制作、互联网视频公司、VR技术公司,到下游游戏、主题公园类公司等,光线传媒实现全覆盖,建立起一个绵长伟岸的高墙。王长田曾对媒体透露过自己的投资理念,如果被投公司盈利,投资比例会超过20%;如果亏损,比例将控制在20%以下,以降低投资风险。

到如今,光线传媒依旧秉持着这样的投资理念。近四年光线传媒陆续投资了光点影业、盛堂影业、多牛传媒、蓝白红影业等公司,2018年光线传媒以33亿价格将新丽传媒股权转让给腾讯,还成为业界重大交易事件之一。

目前天眼查数据显示,光线传媒公开投资事件达到64件,未公开投资为42件,整体投资事件超过100件。在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电影投资大会·高峰论坛上,《中国电影投融资报告》显示,光线传媒投资了猫眼娱乐、可可豆动画、新丽传媒等13家影视公司,仅次于腾讯投资与厚德前海基金。

而这样的投资布局下,光线传媒的“联盟战略”已经开始显现出效应。最引人注意的是光线传媒组建起到“动画战队”。2019年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为暑期档最大爆款,一举抬高了国内动画电影的票房天花板,也让公众意识到光线传媒对动画领域的布局。

截止今年7月,光线传媒旗下彩条屋已经投资了十月文化、彼岸天、可可豆动画、玄机科技、末那工作室、大千阳光等20余家动漫产业上下游公司。王长田表示,“光线是在高端动画内容方面投资最多的(中国)公司,市场上最好的动画电影公司,几乎都被我们投资了。”

今年1月,彩条屋影业正式上线了原创漫画App“一本漫画”,开始布局动画上游内容。4月,彩条屋公布了未来5年完成《深海》《大鱼海棠2》《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魁拔》《星游记之冲出地球》等10部漫画影视化改编的计划。光线传媒的动画布局,从外围投资公司建立联盟,到内部内容孵化,拓展IP开发链条,护城河已经逐步形成。

而这只是动画一个分众市场,从光线传媒的投资布局来看,未来在电影、影视剧集、综艺等市场,乃至衍生、游戏、主题乐园等领域,光线传媒也会建立起自己的高墙。

2020年就快过去,光线传媒还有青春片《如果声音不记得》、宫崎骏动画《崖上的波妞》和犯罪喜剧片《人潮汹涌》三部电影将陆续贺岁档与春节档。虽然现在还不能预料2021年电影市场将复苏到何种程度,但或许可以期待成熟后的橙子映像和邓超,与光线传媒二度绑定后,会有什么样的作品出现。

【本文作者何西窗,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