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起飞了,陌陌下车了

直播起飞了,陌陌下车了,无论是直播电商还是影视,对于陌陌来说都是山高路远且坑深,中年人的新路程并不好走。

坐拥陌生交友第一宝座的陌陌,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一点在其最新一季财报中尽显。

12月的第一天,陌陌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三季度,陌陌营收37.66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5.4%,净利润更惨,4.56亿元的数据相比去年同期的8.93亿元下滑了48.9%。

日前接棒CEO职位的王力曾说,“五年是一个断代,2011年陌陌开始做LBS(基于位置的服务),2016年则开始做视频化,两次都是对现有陌陌的重构,收益亦与风险呈正比,做早了是先烈,做晚了是炮灰。”

从陌陌的十年历史来看确实如此,2011年时虽然微信已经推出“附近的人”,但开始做LBS的陌陌还是抓住了陌生社交这一痛点 ,坐上了交友平台第一的宝座,2016年发力秀场直播,将“直播+社交”结合,一度成为秀场直播的头部公司。

到了直播带货风生水起的今年,秀场直播却逐渐遭遇天花板,陌陌对用户的吸引力不再,业绩也不断下滑。这也反映在资本市场上,陌陌如今的股价仅13.57美元,距离2018年鼎盛时期的51美元已经跌去七成多,当前市值28亿美元。

将近10岁的陌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降,陌陌,拿什么拯救不断下滑的业绩?

颓势并非一两天

陌陌走下坡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今年Q3,陌陌营收37.66亿元,同比下降15.4%,环比上一个季度下降了2.6%。本季度净利润为4.5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8.93亿元下降48.9%。

这一季度陌陌业绩走了下坡路,但对比过往数据就会发现,陌陌在这条路上已经很久了。

近两年,陌陌的营收增速一直在往下掉,2019年好歹还能维持着正向增长,到了2020年,直接整段垮掉,营收出现负增长。季度营收的额度也持续在30-40亿元的区间里徘徊。

具体到业务,尽管在大众的认知里,陌陌还是年轻人的陌生交友平台,但真正支撑其业绩的当属秀场直播。

财报显示,Q3陌陌直播服务营收23.74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63%。这块主营业务同样在走下坡路,与去年同期的32.75亿元相比减少了27.5%。对于这一部分收入的下降,陌陌的解释是,陌陌主APP直播业务中进行了结构性改革以重振长尾内容生态,同时较小程度上也由于疫情对付费用户,尤其是高额付费用户的消费意愿带来的负面影响。

不止直播服务,一些数据也能反映出,陌陌对用户的吸引力正在逐渐下降。

早在2014年Q4季度,陌陌的月活用户数(MAU)为6930 万,并且还能保持22.2%的增长,2016年Q4季度,月活达到8110万,同比增长了17%,2018年底,陌陌的月度活跃用户一下子晋升到了1.133亿,同比增长了14.3%,但到了2019年Q2季度增长乏力,增速跌到了5.1%。而如今,Q3季度陌陌的月度活跃用户为1.136亿,去年同期则是1.141亿,同比下降了5.59%——已经开始萎缩了。

用户数据、直播营收都在减少,这些因素推倒到最后的结果就是,陌陌能赚的钱越来越少。2019年,除了Q1季度只赚了2亿多元外,陌陌其余三个季度都保持了平均10亿元的利润,到了2020年,陌陌的利润严重缩水,每个季度都没能超过6亿元,净利率从20%下降至10%左右。

而陌陌收购的探探也持续陷入亏损,Q3季度净亏损为1.14亿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2.14亿元。

成也秀场直播,败也秀场直播

毫无疑问,直播行业的天平完全向火爆的直播带货一侧倾斜,而曾经风光无两的秀场直播逐渐没了新鲜事,也少了动静。

历数陌陌这些年的经历,秀场直播一度拯救了陌陌。

陌陌当时的掌舵人唐岩非常清楚,一个开放式社交平台如果只有功能性属性的话,将很难产生持续性。于是陌陌在2015年果断试水秀场直播,2016年全面升级。这一尝试也确实给陌陌带来了新的增长引擎,不仅营收飞速增长,还将陌陌从亏损的泥潭里拯救了出来。2016年当年营收增长5倍,净利润增长10倍。

但随着直播产业的发展,秀场直播的天花板也逐渐显现,受今年疫情的影响,陌陌们的日子也变得难过起来。

对比同行,YY今年Q1营收26.3亿,同比下降4%,环比降幅高达21%,经调整净利润为4.86亿,同比、环比分别下降了24%和37%;Q2倒是缓了过来,26.09亿元的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1.7%,净利润为5.7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7.1%。

陌陌则是直接来了一个负增长。Q2财报发布时,陌陌给出的解释是,高额付费用户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财务状况受疫情负面影响较大的私营企业主。且宏观经济因素对这部分用户消费的负面影响未必很快能够消散。

说白了就是,打赏主力们没钱了。当时就有分析师表示,负增长是受疫情影响,还是业务深层次驱动的拐点,还要再看几个季度。没想到到了Q3,陌陌的业务下滑更加严重。

事实上,在秀场直播中,人就是内容本身,直播的工具属性最强,平台是很难留住人的,只有高消费的头部用户黏性强一些,但这部分人群规模有限,导致的结果就是,平台整体用户规模上不去,只能提升老用户的付费水平,这就有了明显的天花板。

这也意味着,尽管秀场直播是块大蛋糕,但之于陌陌很难再创造更大的利润空间了。另一方面,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长驱直入,让陌陌本已捉襟见肘的直播生意更是雪上加霜,大量主播开始转移到更赚钱的快手、抖音甚至B站中。

曾经的对手YY如今已经委身于百度。而陌陌,则不得不自寻出路。

今年10月24日,陌陌发布公告称,陌陌新任CEO由总裁兼COO王力继任。作为陌陌元老级人物,王力似乎看得很清楚,他在继任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今年智能手机的使用人数触达中国人口上限,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接入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行业,那个像青少年一样自生增长的十年幸运时光已经过去了,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一个属于中年人的新时代。”

如今的陌陌需要不断尝试,首先是涉足直播电商。据媒体报道,如今陌陌集团成立了直播电商部,团队规模在50人左右,准备大力发展带货直播。

另外,陌陌还成立了影视公司,就目前的信息来看,陌陌影业已经协助推广了三部外语电影,分别是《绝杀慕尼黑》、《冰雪女王4》和《宝莱坞机器人2.0》,似乎有意在影视行业展露拳脚。

但无论是直播电商还是影视,对于陌陌来说都是山高路远且坑深,中年人的新路程并不好走。

【本文作者周继凤,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深燃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