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在中国是快综艺,在韩国是慢综艺

离婚在中国是快综艺,在韩国是慢综艺,韩国人把离婚综艺当恋爱综艺搞,玻璃渣里我又实在没勇气嗑糖。在狂撒狗血与心在滴血之间,还有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则各有各的不幸。托翁这句名人名言,早早预言了离婚综艺应该比恋爱综艺好看。

9月末,有消息称韩国将制作一档离婚夫妻再聚首的观察类节目。两个月后,《我们离婚了》便在韩国朝鲜TV播出。且开播即火,最高收视14.7%,登上收视冠军的宝座。

节目同样影响了年末处于综艺断档期的天朝群众。开播当日,微博热搜便出现#我们离婚了#相关话题,上周节目第二期播出,该话题更是空降热搜第一。目前该话题阅读数已达9.2亿,且有8.8万讨论度。

虽说韩国公司爱买热搜,但离婚话题也确实有群众基础。不光韩国的《我们离婚了》以微创新火爆,我们这边的《爱情保卫战》《金牌调解》也是超长寿节目。

但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离婚、分手这事儿吧,终归不如恋爱、结婚正能量。到底要通过离婚节目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在韩国还只是个观众喜好问题,在我们这里还有宣传导向意义。

离婚夫妻三天两夜的旅行

我拳头硬了

韩国人是中了慢综艺的毒了。万物皆可田园牧歌,离婚亦如此。

请来离婚夫妻上节目,还要两人前往度假胜地来个3天2夜的独处和解之旅。韩国人,真有你们的。

节目仍采取韩综最爱的观察间+第一现场模式,邀请的两队离婚夫妇在韩国也很有话题性。

李英河与鲜于银淑都是韩国上世纪80年代家喻户晓的明星,两人因戏生情步入婚姻殿堂。2007年,李英河与鲜于银淑离婚,因育有子女,两人离婚13年后仍有不少见面机会,甚至雇同一位家政阿姨打扫各自的房间。

这对离婚夫妇的目标受众显然是中老年观众,至于年轻群体,《我们离婚了》则推出了离婚仅7个月的网红前夫妻,崔烤肉与柳紫苏(又译柳荷叶)。

这对前夫妻均以拍短视频为业,两人从恋爱结婚到生子再到决定离婚的全过程,也通过视频记录并与网友分享。至今,这对网红婚姻的破裂都是不少韩国网友心中的意难平。

节目设计倒不复杂,离婚夫妇来到节目组安排的住所,一起度过两天三夜,借着独处机会理清曾经的误会。节目也一再暗示,两对离异夫妻都不排除会有再续前缘的可能。

所以,这不是离婚综艺,而是复婚综艺?

当年离婚时,鲜于银淑便公开表示不排除未来有复合可能。听到将与前夫见面并共度三天,嘴上说着没什么的阿姨,出行前约了美容师做妆发,路上也心头小鹿乱撞,反复自问“他会怎么看我。”

比起前妻的期待,李英河的感觉就是“上通告、完成工作、录完节目、拿钱回家”。倒不是说他做节目敷衍,而是两人对上节目的心理定位不同,导致沟通经常不在同一频道。

鲜于银淑琢磨着,我得好好问问你当年为什么要离婚,不知道结婚后我很辛苦很委屈吗,听到我和富商的绯闻为什么不选择相信我。李英河的想法却是,别谈这个,家丑不外扬,过去就过去,大家录完节目各回各家。

网红前夫妻倒是没有这种矛盾,但崔烤肉有个过于强势,对儿媳妇怎么都看不上,甚至动手打过儿媳妇与亲家的爹。因是老来子,烤肉又有点“爸宝”的意思,明白自己老爹不讲理,但又不知如何处理,只能看着婚姻走向破裂。

第二期节目中,柳紫苏听见前公公送女儿来看妈妈,第一反应不是出门去拥抱久别的女儿,而是躲在门后面观察前公公走了没。

这种级别的家庭矛盾要是都能迎刃而解,建议制作团队直接全世界巡回调解家庭纠纷,这才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看恋爱节目是磕糖,看离婚节目让人想吃药,尤其是男嘉宾的行为数度令人气到胸闷。但真正让人拳头发硬的,还是节目团队。

真实与好哭背后

是被二次伤害的嘉宾

诚如观察间的心理学家所说,“有时候离婚不是不幸,是为了减少不幸”。以此类推,离婚夫妇上节目肯定不是为了增加痛苦,而是为了解决问题。

嘉宾同意参演节目,在于节目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利益点”。

老年组早已地位超然,加之出道几十年圈内好友众多,即使无法如年轻时担纲主角,也可以靠客串度日。鲜于银淑阿姨家就连沙发靠垫和毯子都是爱马仕,为了人气出演节目可能性不大。而李英河都70岁了,估计名利心也都歇了。

从两人在节目中的后采及性格不难发现,李英河朋友多讲义气,是圈内著名大哥,出演节目倒像是为了帮朋友的仗义之举;鲜于银淑则对这段失败婚姻一直有心结,希望通过节目化解。

老年组的问题在于,李英河已经彻底从婚姻中走出来了,对他而言鲜于银淑是前妻,是儿子的妈妈,孙女的奶奶,但不可能是鸳梦重温的恋人;鲜于银淑则不然,当年因流言以及与丈夫聚少离多,怀着一腔委屈的她选择离婚有赌气成分。从她还把李英河称为“亲爱的”,就能看出她对对方即使没有浓烈的爱情,也有几分“你是怎么看待我”的执念。

网红组的问题则在于,紫苏与烤肉之间没有矛盾,矛盾源自于恶公公,但二人又对此束手无策。这就造成了节目中两人独处时暧昧指数快要溢出屏幕,烤肉甚至还主动帮前妻按摩。可双方又都对破镜重圆毫无信心,于是弹幕中烤肉被吐槽“渣男”“没担当”。

确实,比起我们熟悉的“男女快打”式国产婚恋调解节目如《爱情保卫战》《金牌调解》,《我们离婚了》没有双方当面互撕的难堪,也没有超乎想象的狗血剧情,全程以克制及冷静的视角记录离婚夫妇的相处。这种视角给节目注入真实感,于是观众才会觉得好哭,但却缺乏对参演嘉宾的保护。

海外同样有类似制作逻辑的节目,但参演节目前,节目组会与双方进行沟通,确认男女双方都有复合意向,才会邀请出演。显然,《我们离婚了》缺乏对于复合意愿的事先沟通,导致鲜于银淑在13年后与前夫独处,再次因为前夫的老毛病而被伤害。

网红组也如此。崔烤肉虽然在节目中表现出复合想法,但实际上离婚后他也尝试开始新生活,并与一名离异的单身妈妈结为搭档一起运营频道。柳紫苏也是斩钉截铁地拒绝复婚。那两人参加节目的动机是什么?体验节目组提供的四天三夜度假游?

国综如何复制?其实大可不必

东亚三国接踵步入老龄化社会,少子化、结婚意愿低、离婚率高,是三国共同面临的问题。《我们离婚了》虽然复婚心切,但反复渲染嘉宾之间“独处”“新婚气氛”这类暧昧其实没多大帮助,探讨离婚后的关系处理也许更有现实意义。

其实硬糖君看节目时就很好奇,既然李英河因为老婆被包养的绯闻与鲜于银淑离婚,两人又是怎么做到用同一个保洁阿姨做卫生,甚至李英河的房子装修鲜于银淑还给了不少意见;他们的子女作为星二代,又是如何面对外界对这种破裂关系的探究。

这才是离婚综艺应该深入挖掘的落点:离婚并不可怕,离婚也能做朋友。相反,目前节目的叙事手法,不仅让人想远离前夫这一物种,更让人对婚姻都产生怀疑:李英河和崔烤肉在男性中都算很不错的了,婚后表现还这么糟,普通男人是不是更没救了。

如果说《爱情保卫战》等婚恋调解,让人对世间狗血多了新认识,但好歹还觉得这么奇葩的人我应该遇不到,《我们离婚了》干脆是一堂婚姻劝退课。

韩综直接用制作恋爱综艺的方式制作离婚综艺,虽然题材创新,但确实有诸多不适配之处。真要说起来,硬糖君觉得还不如我们这边的“男女快打、邻居劝架”模式耐看又合理呢。

从2021年各平台及卫视的综艺片单看,分手类综艺如腾讯视频的《未完成的爱情》已排上日程。关于《我们离婚了》如何在国内进行本土化改造,也成为近期吃瓜热点。

但硬糖君大胆说一句,大可不必。国内对韩综的过度推崇,也是时候该叫停了。韩综这几年靠着慢综艺斩获口碑无数,在慢综艺制作方面也越加炉火纯青,甚至可以用节目板块编排、内容剪辑、后期制作等手段来掩饰节目本身的硬伤。

可惜了“离婚综艺”这个好题材,更可惜了鲜于银淑阿姨那颗满怀期待又被二次伤害的心。离婚综艺究竟该怎么搞?中国调解节目的“劝和不劝分”不符合如今年轻群体的价值取向,而且多年矛盾被几位嘉宾老师三言两语化解,也委实有些草率。

韩国人把离婚综艺当恋爱综艺搞,玻璃渣里我又实在没勇气嗑糖。在狂撒狗血与心在滴血之间,还有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谁要是能把离婚、分手综艺做得不仅不反婚反育,而且成为婚恋安利,那真应该被民政部门发锦旗,简直能得个诺贝尔和平奖经济奖。诸位贤达,可有办法吗?

【本文作者毛丽娜,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