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股欢喜传媒、牵手「坏猴子」,B站向上进击「影剧综」内容产业链?

入股欢喜传媒、牵手「坏猴子」,B站向上进击「影剧综」内容产业链?,B站从ACGN平台走向大众,但又走出了与优爱腾截然不同的模式,它最终会成长为什么模样,值得期待。

2020年B站很忙,忙着“修炼内功”。

11月底在厦门金鸡电影节上,B站宣布和宁浩导演的坏猴子影业合作,双方将共同发起青年导演扶持计划,B站进击电影市场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这也是今年8月底B站以5.13亿港元战略入股欢喜传媒之后,再次对影视产业伸出触手。

2020年B站对上游内容市场频发布局。一方面发力自制内容,从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等到自制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进击长视频市场;另一方面则是与上游头部内容公司建立联系,在影视市场上找寻“战友”。

今年Q3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4%,达1.97亿。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表示,今年前三季度B站OGV(专业版权类视频)的内容成本和收入实现了现金流为正。也就是说,在用户持续增加的情况下,B站的OGV内容通过会员付费、广告等变现方式已经能够负担成本。

任何行业里,风口降临时所有人都被红利与泡沫裹挟往前走,浪潮里鱼龙混杂人鬼不分,而危机才是真正的分水岭,有人在这场疫情里叫苦连天,B站却已经伸出触手,游移到了江湖中心。

国创、剧集、综艺……

当B站布局上游内容

2020年是B站OGV内容的进击之年。不妨将现在B站的OGV生态分为几个部分,首先是B站持续投入与引进的海外新番内容,这是B站的“基本盘”,为B站核心的ACGN内容生态提供动力;其次是近两年极速扩充的放映厅(纪录片、电影、剧集)与国创区,这是B站构建的“新领地”,让B站在OGV内容领域拥有更大的竞争力,吸引新用户进场。

公众或许已经能够感受到B站OGV内容布局的逻辑,与优爱腾从影视内容延伸至动画内容的顺序不同,B站首先握紧动画内容,然后从纪录片、老电影、老剧等“边缘”逐步走向热门电影、剧集、综艺等“中心”内容。

从动画内容来看,B站一直是国内动画内容品类最多、社区氛围最活跃的平台,在B站尚未拥抱主流市场之时,“二次元”“ACGN”是B站的代名词,到现在B站虽然被老用户调侃为“去ACGN中心化”,但是站内的动画储备依旧在国内完成领跑,在原有阵地上,B站在延长护城河。

B站十一周年盛典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表示,从B站上市以来,B站在海外动画版权方面投入不断增加,海外动画版权的新增超过1680部作品,B站已经是全世界番剧动画版权最多的平台之一,哪怕在日本也很难找到番剧内容这么全的平台。

这说的是事实,不管是此前野蛮生长的盗版年代,还是现在的大版权时代,B站都是国内新番内容的最大收割者。据了解,今年10月日本新番市场大约出现了53部作品,国内引进作品达到40部。

这40部中B站引进了36部,其中23部作品独播,13部与优爱腾合播。目前打开B站新番区,10月热度最高的新番《咒术回战》播放量超过9300万,追番人数达到417.8万。

而海外新番内容之外,B站选择大力开展国创内容。在国内热钱减少,其它平台纷纷放缓国漫布局之时,B站OGV动画布局在持续加大。2017年B站国创区正式上线,B站最初与优爱腾、腾讯动漫等外部平台合作,迎来《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全职高手》等头部国漫,国创区完成人气积累,2018年B站开启国创发布会,联合动画市场上下游各方制作公司发力国创内容。

陈睿透露,B站主导出品和参与出品了超过104部国产原创动画作品,投入资金超过10亿元。而B站三年国创发布会累计发布了84部国产动画作品,2020年国创区已经上线作品达到106部作品。

2019年B站国创内容MAU已经超过了海外番剧,而今年B站《仙王的日常生活》《元龙》两部番剧,单部付费超过了日番。2020年国创发布会上李旎表示,今年国创的付费会员订单同比增长450%,动画内容是B站OGV会员拉新最重要的部分。

而在动画内容之外,B站OGV内容另一个重要阵地“放映厅”也在持续扩大。对于各大视频内容平台而言,OGV内容都是高耗能、高投入的板块,在国内会员付费与广告投放都尚未形成稳定变现链路之时,平台们入不敷出的情况并不鲜见,如爱奇艺今年虽然内容成本与运营成本处在下降状态,也频繁产出爆款剧集,但是依旧无法实现盈利。

或许也是有优爱腾等平台的前车之鉴,B站的OGV之路,在发力动画之后,选择了耗能相对不那么大的纪录片领域,并有意避开了热播影视内容,开始陆续收割海外经典老片、剧集等。

2017年B站开始正式布局纪录片内容,这年10月,纪录片从科技区的子条目中分离出来,与电影、电视剧聚合成为“放映厅”,同时B站“内外开工”,内部发起了哔哩哔哩纪录片寻找计划,成功出品了《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等口碑作品;外部则与央视、BBC、探索频道、NHK历史频道等内容频道达成合作。数据显示,2019年B站活跃的纪录片观众已达到了2166万人。

同步发力的还有B站的影视版权内容。B站陆续获得了《哈利·波特》系列、《指环王》系列、《霍比特人》系列等海外电影版权,目前已有超过4000部海内外电影在B站上线;站内也出现了《非自然死亡》《孤独的美食家》《双姝》《伦敦生活》等海外剧,《三国演义》《西游记》《我的团长我的团》等国产老剧也逐步增加。

虽然版权储备上与优爱腾等还有差距,但是B站的收割速度在加快,用户屡屡被放映厅出现的新作品感到惊喜。近日B站上线了经典日剧《野猪大改造》,弹幕一片刷屏“爷青回”“梦开始的地方”。

而在动画、电影、剧集等版权内容建立起一定基础后,B站从版权购买走向了内容自制。2020年上线了首个大体量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并陆续上线了萌宠真人秀《百分之二的爱》、职场真人秀《花样实习生》等中小体量自制综艺,包括集齐站内头部UP主的两档自制综艺《破圈吧!变形兄弟》与《欢天喜地好哥们》,在剧集方面则凭借《风犬少年的天空》一鸣惊人,正式入局影视市场。

更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传统主流平台,B站的PUGC内容生态与依托于弹幕文化产生的浓郁丰富的社区氛围,让B站的OGV之路显得更加独特,在其它平台边缘化、小众化的冷门老剧或者老电影、圈层综艺,都能在B站以出乎意料方式完成流量发酵。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B站就完全摆脱了优爱腾式的耗能模式。今年Q3季度,B站净亏损为11亿,总运营费用达18.4亿元,同比去年同期大比例增长138%。这其中市场及销售费用达11.9亿元,同比激增227%。而这部分增长在营销渠道和游戏推广费用外,还有用于拉新用户的销售费用。

从平遥、金鸡到国创的4部动画电影,

B站的电影之路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或许是B站OGV布局之时,在电影市场伸出的触手。

今年9月B站战略入股欢喜传媒,双方将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一系列深度合作,这也是B站进击长视频,入局影视市场的信号。而在《风犬少年的天空》上线B站后,欢喜传媒出品的《夺冠》也登陆B站。显然,欢喜传媒与B站的合作,对B站的电影布局也有着相当的影响。

今年B站已经与各大电影节都达成了合作。B站是First青年电影展、平遥国际电影展等的独家直播平台。

今年厦门金鸡电影节,李旎与导演宁浩共同发布了“B站X坏猴子影业青年导演扶持计划”, 宣布每年打造30部短片作品,并对其中的优秀作品进行包含电影、动画、游戏在内的多维度IP化开发,同时B站还将深度参与坏猴子影业的“72变电影计划”,与计划内的电影进行出品、宣发等环节的合作。

显然,在动画、剧集、电影等之后,B站开始深入上游电影市场。李旎表示,“电影作为门槛最高的文化产品形态,我们的内容理想,自然也绕不开电影。在经过动画、纪录片等领域的探索后,我们希望电影也能在B站这个年轻人文化消费生态中扎根、生长。”

而在这次合作宣布之前,B站在今年国创发布会上对外公布了《龙心少女》《百妖谱》《烈山氏》《哪吒重生》四部动画电影作品,而这其中《哪吒重生》已经定档2021年春节档,背后出品方除了B站,包括博纳影业、阿里影业、追光动画等公司。

或许可以看到,B站的电影内容布局和OGV布局有着相似的路径,B站都选择以动画为支点进入市场。虽然2016年B站也曾参与出品发行《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精灵王座》《命运之夜》等动画电影,但是此次作为主要出品方,联合头部电影公司进入春节档,显然体量不同以往。

李旎表示,B站希望可以跟行业的各位合作伙伴一起,推动国创动画电影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重要品类。实际上,B站的电影之路开局并不明朗,2015年B站联合SMG合资成立哔哩哔哩影业,但成立一年后,哔哩哔哩影业出品的《我在故宫修文物》《精灵王座》等电影收效甚微,2016年哔哩哔哩影业营收为零、亏损0.61万元,2017年5月尚世影业以200万元的价格,出售所持哔哩哔哩影业全部45%的股份。

2017年之后哔哩哔哩影业也参与了《刀背藏身》《爱情公寓》等电影,但是哔哩哔哩影业始终是电影市场上的“小透明”,影业本身也没能成为B站与电影产业的桥梁。今年或许是B站电影布局的转折点。B站参与了《我和我的家乡》出品,虽然这是一部电影公司“人均参与”的爆款作品,但是总算让市场看见了B站的动向。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B站在电影宣发市场显现出了更大的存在感。宣发一直是各类电影公司进入市场的重要抓手,B站的弹幕文化与流量发酵能力开始为B站在电影宣发市场上开道。

一方面,B站天然的PUGC内容生态为电影内容发酵传播提供土壤,如《姜子牙》在B站影视区、动画区拥有不少UP主解说视频,并自发产生了相当的二创作品与同人剪辑,《夺冠》《我和我的家乡》等电影相关纪录片播放量也在站内迅速增加,吸引更多用户反哺电影。另一方面,B站的PGC自制内容也释放出相当的宣发势能,如B站的短视频采访《哔计划》,成为不少电影、剧集B站宣传的必选节目。

在行业整体下行的一年里,B站却在快速“筑基”,从国创、剧集、综艺到电影,在上游内容市场纷纷播下自己的种子。这些板块,有的领域已经逐渐迎来了收获期,有的还在迅速成长,而B站从ACGN平台走向大众,但又走出了与优爱腾截然不同的模式,它最终会成长为什么模样,值得期待。

【本文作者何西窗,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