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特斯拉打官司的这一年

我和特斯拉打官司的这一年,以前我对汽车并不太关注,是从跟特斯拉打官司开始了解汽车。可能经历这一年时间,我都能给特斯拉当个法务了。

为维权官司奔波了一年多之后,特斯拉二手车车主韩潮,等到了一个结果。

12月4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斯拉公司)销售一辆Model S二手车时,隐瞒了车辆曾经发生过事故,构成欺诈。大兴区法院一审判定特斯拉公司向韩潮退还37.97万元购车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赔偿3倍购车款113.91万元。

这辆Model S二手车,是韩潮2019年6月通过特斯拉中国官网购买的。购车前,特斯拉公司承诺其销售的二手车在置换车辆完成过户前经过200多道工序的车辆检测,车况良好、无结构性损伤、5年以下车辆且总行驶里程不超过8万公里,符合特斯拉标准的车辆提供二手认证后才可在特斯拉官网销售。

但韩潮表示,购车后的短短两个月间,涉案车辆频频发生问题,甚至在行驶过程中突然瘫痪,电门、刹车全部失效,险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2019年11月,由韩潮个人委托的一家机动车鉴定评估公司鉴定,这辆二手Model S有结构性损伤,为事故车。韩潮认为,特斯拉公司以欺诈手段出售不符合其承诺的事故车辆,便将特斯拉公司告上法庭。

特斯拉公司辩称,涉案车辆没有发生重大事故,只发生过轻微剐蹭事故,维修时采用“焊粘-铆接”工艺技术对车辆叶子板进行了更换,未对车辆造成结构性损伤,符合“没有重大事故及火烧泡水”的销售承诺,公司在销售车辆时也没有欺诈行为。

但法院组织另一家机动车鉴定评估机构对涉案车辆进行了司法鉴定。评估机构认为,涉案车辆事故维修后造成的贬值损失约为8.2万元,维修会对车辆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对于一审判决结果,特斯拉官方回复未来汽车日报称,“我们一直注重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本案一审判决尚未生效,我们将依法提起上诉,并相信法院最终会对本案有一个公正的处理。”

虽然案件还没有最终审结,但韩潮能争取到“退一赔三”的一审判决已属不易。

从2019年12月19日正式向大兴区法院提起诉讼起,到2020年12月4日接到一审判决书止,韩潮为这桩官司奔波了351天,前后历经了4次庭审。除了可以计算的经济成本(6000元鉴定费、905元公证费及诉讼费用)外,他付出了无法量化的时间成本。

拿到一审判决书之后,韩潮接受了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深度专访,回忆了这一年多以来艰难的维权过程。以下是他的讲述:

1

351天的漫长等待,

“退一赔三”的一审判决

我的这桩案子今年6月4日第一次开庭,按规定审理期限为六个月,12月4日就是审限的最后一天。但直到那天上午,我还是没接到任何消息,给律师打电话,他也是没收到通知,我开始不安。

从下午开始,我接连给法院方面打了十几通电话,一直没人接。他们5点半下班,直到5点20分,我跟法官终于取得联系了,通话只有十几秒,他说正在写文书,一会儿就可以。我说,好,麻烦了。

我一直在家等,没心思做其它事情。晚上6点左右,我收到律师转给我的邮件,审判结果出了。

这台车存在切割是事实,特斯拉也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他们觉得这是小问题,认为这台车这么维修没问题。这也是我跟他们的分歧点,我觉得影响我的安全,甚至构成了欺诈。

我认为他们可以通过任何方式去维修,但是车卖给我的时候需要告知我,我有知情权。而这台车的切割事实,会影响我的购买决策。我认为,无论是按照特斯拉的二手车出售标准,还是按照汽车的相关安全标准,特斯拉从源头上就不应该回收这样一台车。

我是天津人,在特斯拉官网买了官方认证二手车之后,在天津滨海二手车交易市场一家特斯拉授权车务公司提的车。所以最早是2019年11月28日在天津河西区人民法院发起诉讼。后来因为在天津起诉还涉及管辖权异议,可能拖延时间,所以2019年12月19日,我重新在北京大兴法院提交诉状。经过3个月的调解期,今年3月10日正式立案,6月4日第一次庭审。

6月4日早上10点左右,我和律师从天津开车两个小时左右去北京。我们觉得准备得还是比较充分的,一般临近开庭的一周左右,我几乎每天都会忙到后半夜,一个质证意见我可能会改几十次。

下午2点多开庭,庭审两个多小时。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特斯拉的法务说,“像这辆二手车,销售给原告(我)的价格只有三十多万,怎么可能对这个车做一个司法鉴定一样的检查,每个部位逐个拆出来检查?这是不可能的。”但事实是,他们把车卖给我的时候,宣称做了200多道工序的车辆检测。

第一次开庭之后,8月和9月分别进行了两次云开庭,只有十几分钟。

在10月28日第四次开庭时,鉴定人员举例说帕萨特在做动能测试的时候A柱断裂,也可以销售,因为它符合运行安全,但是在碰撞安全里它是不合格的。但特斯拉方面代表提出,帕萨特碰撞中A柱断裂都能符合国家标准予以合格出厂销售,恰可以证明鉴定人员现在所说的安全是一个没有标准、虚幻的概念。这明显是混淆概念。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最后一次开庭时,特斯拉在给法官提交的证据目录里,说我是“碰瓷”维权,不是一个善意的消费者。我觉得受到了侮辱。

现在一审的判决结果下来了,特斯拉需要向我支付150多万元。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其实很冷静。我觉得判决很公正,满足我的心理预期。但特斯拉肯定会提起二诉的。

现在只是刚刚走完一审的所有环节。对方如果不服,要在接到判决书的15日内提起上诉,然后三个月之内必须审结(在不延长审限的情况下)。二审判决之后,会立即生效,如果他们再提起诉讼的话,就要告到高级人民法院了。

2

38万买了人生第一辆特斯拉,

我成了维修中心的“常客”

特斯拉这辆二手Model S不是我的第一辆车,之前我开的是奔驰E级,50多万,买的全新的车。

2019年5月,那辆车出了点问题,我就想换一辆。当时觉得没必要去买一辆新车,二手车比较划算,成本也低。而且我们家有厂房,院里可以自己装充电桩,所以也想买辆电动车,但没想一定要买特斯拉。

我2019年5月下旬开始看车,去二手车市场看了奔驰S级、保时捷帕拉梅拉,然后5月底在特斯拉官网看到Model S。它的加速特别快,外形也特别靓,我觉得买一辆Model S的二手车是一个性价比特别高的选择。

抱着体验一下的想法,我选了辆黑色的,在特斯拉的官网上看到官方二手车一栏,就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当时没有太纠结,觉得这个车是官方认证的,挺可信的。第二天上午,平时在上海总部办公的一位特斯拉二手车销售主管电话联系我了,是一位比较年轻的销售。

沟通时,这位销售说认证二手车和新车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它没有发动机、变速箱等常规零部件耗损。他介绍说,这辆车只有电池损耗,而且进行了官方认证的200多项检测,是原厂翻新,还有2年延长质保,承诺没有水泡、火烧,无结构性损伤、无重大事故等。而且,他当时在两台看起来完全相同的车中,极力推荐我买现在这一辆。

2019年5月31日及2019年11月1日,特斯拉二手车销售均强调认证二手车保证没有重大事故

很快,我就交了38.25万元(提车时这辆车降到37.97万元,提车后半个月把差价打给我),准备提车。当时还可以选择只交定金10万元,但我交了全款。

这辆车正价买要70多万,虽然二手车降了近一半,但我没觉得车会有什么问题。我当时在一些二手车市场和软件做过调查和评估,这辆开了5年、行驶5万多公里的Model S,车况比较好的情况下能卖30万出头。

那时候,特斯拉的车确实很抢手,包括二手车。在特斯拉官网看二手车,可能你今天才看中一辆,过一两天它就下架了,被买走了。我尝试和销售沟通能不能便宜点,他说所有的认证车都是系统去定价,挂多少卖多少。我也怕时间一拖,车就没了,所以付款很快,几乎没有犹豫。

6月5日一早,我就迫不及待地提车去了。特斯拉没有让车主看车、试驾的环节。你可以选择哪一台具体的车,他们会提供车架号,但是你看不到实车,只能在网上看车的基本配置和行驶公里数等等。

直到所有手续都办好了,我才第一次摸到我的这辆车。虽然特斯拉官方的人没来,但是我没有觉得哪里不正常,还是挺正规的。因为跟我交接的销售一直代表特斯拉官方,交接手续也是委托给正规车务公司办理。

没想到提车那天,我就发现这辆车的左后车门是打不开的。销售跟我解释说,可能是车的感应门把手坏了,建议我提完车之后,下午去服务中心进行维修更换。

刚提完车就要去维修,我有点怀疑他们宣称的200多项检测是不是真的做了。后来陆续的用车过程中,我又发现了很多问题。左后尾灯不亮、屏幕乱码、自动驾驶失灵、雨刷器故障、ESP(车身稳定控制系统)的故障等等。

我算了一下,提车后的两个多月,我去了十几次服务中心。开始都是一些小问题,我也没在意,甚至还调侃说,我每天都来你们这,几乎像打卡上班一样。他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基本都认识我。其中一个服务经理曾经跟我说,您想买特斯拉就要做好准备,因为这车就是小问题多。

新车也这样。我后来在服务中心,遇到过新车交车就存在瑕疵的,前保险杠有碗大的一块儿伤,也是一辆进口Model S。车主和一群朋友一起来提车的,特斯拉的人直接回复说:“这车您要吗?您不要明天就有人提走。再买您就得再等一年。”

3

一次大故障后,

踏上维权路

虽然小事故不断,但我没想到这车会出大毛病。

8月24日晚上10点多,我快要上高速的时候,车子突然砰地一声失速了,刹车和电门全都踩不动了,瞬间车速从120km/h直线下降到56km/h,紧接着屏幕上跳出来5个故障码。

我当时特别紧张,车里还有我几个朋友。还好方向盘可以用,我冷静下来,利用车的余速,把车溜到了应急车道上。等速度耗尽了,在路边等待救援。

车停下来的时候,续航显示还能开348公里。接近凌晨,第一辆救援车才来了,非常不专业,救援车找不到牵引钩,期间一直电话联系客服问怎么拖车。后来又叫了一辆救援车来,还是找不到牵引钩,但是这辆车有个后斗可以放下来做斜坡。最后我们几个人一起,把车硬是推了上去,折腾到了凌晨3点多,心态都崩了。

至今为止,我开油车没有遇到过突然油门、刹车都失效的情况。而且以前遇到车坏在路边需要叫救援时,像奔驰他们会提供150公里内免费拖车,而且安排附近四星级酒店,免费住三天,车修好了通知你去取车。

但是这些服务在特斯拉完全没有。车拖走之后,我喊了一位朋友大半夜来接我们。后来特斯拉方面按照我的要求,提供了一辆Model S代步车暂时开着。

我的那辆车经过了一个礼拜的检测,特斯拉方面告诉我说,这次故障是因为车的伞阀、大保险坏了。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且我不相信他们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更换了什么部件。他们还说不能保证之后使用会不会再出问题。

这样的一台车,我不敢继续开了。

我提出了全款退车,特斯拉同意退车,但不是全款。他们说在我使用的这段时间,车子折损了约10万元。我不同意,因为这个结果不是我造成的,我没有理由承担。

11月28日,我在天津河西法院提起诉讼,正式提出让特斯拉“退一赔三”。在那之后,我进了5、6个特斯拉维权车主群。维权车主都有一个热度期和冷静期,热度期一般不超过两个月。

跟特斯拉打官司没那么简单,很多人中途选择放弃了。没有多少人能耗得起,不管是由于时间精力还是财力限制,或者说觉得特斯拉就是不可战胜。我遇到有的车主是贷款买的车,工作压力和经济压力都比较大,没法跟特斯拉纠缠,成本太高。

但我本身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我决定坚持。

递交诉状之后,我就把特斯拉官网上的每一个字,和特斯拉相关的每一条新闻,所有的文章、采访都看了一遍,包括裁判文书网上特斯拉的每一则裁判文书、买卖合同纠纷等。他们所有的维修机制、保险机制,包括订购配件的机制,我都要做特别深入的研究。我尽我最大的努力把证据全找出来,做到我自己满意为止。

比如,有的案子中特斯拉会提出,涉案车辆直至开庭日车主还在开,这就代表车主认可、满意这种现状。所以,我从去年8月24日车子出事儿到现在,那辆车一次都没有开过。特斯拉官网上面的相关信息,我都做了证据留存。

为了配合维权,我专门开了个微博账号。刚起诉的时候,我基本上每天都会和陶琳(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老朱(朱晓彤,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这些高管在微博互动,也会去艾特他们的售后服务、客户支持团队,然后他们会在评论回复,要求你发个车架号。

但是没过多长时间,大概半年前,我发现自己被拉黑了。账号无法评论,也不能通过网页验证申请解禁,自己登上去后只能浏览信息,别人也搜不到我。

在维权期间,我也一直在和特斯拉服务中心交涉。很多时候我去他们服务中心,白天他们推脱搪塞,说“不好意思我解决不了,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下班之后,他们就报警,说我扰乱他们的正常经营。

4

“特斯拉要给客户一个基本的尊重”

买车之前,我还是挺相信特斯拉的。但是到现在,作为一个维权亲身经历者,你要我怎么再去信任它?

我是一个特别理性的人,不会给自己树立偶像,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崇拜的。而且我是一个特别谨慎的人,在生活中特别关注细节。正好特斯拉遇上我了,我也正好赶上特斯拉了,就闹了这么一出。

复盘下来,我觉得维权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是留存证据,二是有缜密的逻辑。我建议消费者从想买特斯拉的那一刻起,就要做好证据留存的准备。每一通电话,每一条微信,每一个证据都要留存下来。

我知道的一个案例败诉就是因为没有留存证据。他的案子涉及充电功率与销售介绍的情况不符。这种情况下,车主需要留存购买前销售介绍的充电功率信息,而不是已经提车之后销售的回复信息。车子在卖出后,销售介绍的信息与实际信息不符,这不构成欺诈,需要售前的沟通证据。

也有案子原本我认为是有可能胜诉的,但是在诉讼过程中,车主维权的重点放错了。我看过一位叫李先生的败诉维权车主的官司,他原来的电机被特斯拉拿下,换了一个备用电机。他一直强调特斯拉违法改装电机,却完全抛离了欺诈这个要素。

打官司八成靠自己,两成靠律师。律师只是用他的法律词汇和对法律的理解,来运用你的证据为你辩护。搜集证据、采集信息,这些都要亲力亲为的。律师一个人就会接很多官司,他没有那么多精力放在你这一个案子上。

我平时喜欢画画、唱歌这些艺术类的东西,在起诉特斯拉之前,我基本每天下午都会去附近的搏击馆练习三四个小时。但开始打官司之后,一周能去一次就不错了,空闲时间都拿来看文书、找证据了。

就像我在微博上说的,哪怕起诉到高院,我也会坚持我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样的车不可以不告知客户就拿来出售,客户应该有知情权,特斯拉要给客户一个基本的尊重。我既然选择了维权,我就一定要坚持。

之前在微博上有好几个固定ID的用户应该是特斯拉的忠实粉丝,他们开始会在评论区骂我。但是后来,有几个人的态度慢慢转变了。他们会问我现在官司打得怎么样了,也有人开始评论说“支持你”“真棒”之类的。

我也是独立习惯了,爸妈也支持我维权。我们就觉得什么事情都应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

以前我对汽车并不太关注,是从跟特斯拉打官司开始了解汽车。可能经历这一年时间,我都能给特斯拉当个法务了。

【本文作者张一,由投资界合作伙伴未来汽车Daily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