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人的迁徙

一个老人的迁徙,从2016年起,云南、广西、广东等地也开始推出搭建跨省际的异地养老协作平台、建立异地就医结算机制等举措推动当地候鸟式养老行业的发展。伴随着上百万老人的迁徙,旅居公寓、中介平台的发展也开始迎来各自的春天。

壹 ||从2016年开始,发展候鸟式养老产业开始被密集写进多地官方政策中。

贰 ||中国已初步形成千亿级康养需求驱动的蓝海市场。只是,看似巨大的市场空间下,成本和利润成为了许多人的焦虑。

叁||很多老人自行在旅居地区租私人住房居住生活,另一方面旅居的服务机构性质准确的定义,市场监管跟不上,导致出现纠纷时维权难。对地方政府来说,这种低水平的旅居市场对当地经济的促进作用不一定明显,但是却带来了各种问题。

从北纬43度到北纬20度,这是一场跨越4000公里的迁徙。

2020年12月4日,69岁的刘玉芬和三位好友踏上了旅程——从吉林市赶往长春,历时一小时。随后搭乘每天只有一趟从长春前往三亚的火车,历时51小时,硬卧票价876元,相比当天直飞的机票价便宜300元。

12月6日抵达三亚后,她需要等到次年4月才能返回吉林市。

她说:“从离开吉林的那一刻,就只能依靠‘候鸟们’互相团结帮忙了。从生活习惯到最基本的交流,南北方都有明显的差别。比如吉林现在是零下十几度,三亚则是零上二十几度。”

为了这一趟迁徙,她提前半个月将定金转给旅居公寓并将订好的车票信息发给工作人员。为减轻旅途负担,她在出发前一天将各种深色长裙、披风以及运动鞋打包好并直接寄往旅居公寓,只随身携带一个背包,装上洗漱用品、药品、保温杯等物品。

这是她的第五次迁徙之旅。对于两天两夜火车旅途的煎熬和可能的意外,她表示:“早已习惯了,每年都是同样的路线。旅居公寓的环境我也很熟悉——公寓一半以上老人说东北话,公寓负责人是哈尔滨人,厨师也是东北人。”

迁徙的路还在变化。刘玉芬表示:“2019年,因三亚的物价和房屋费用上涨,此前住同一个公寓的老人开始选择去北海、西双版纳等地,他们说那里便宜。如果公寓价格再上涨,明年我可能也选择去广西旅居。”从2016年起,云南、广西、广东等地也开始推出搭建跨省际的异地养老协作平台、建立异地就医结算机制等举措推动当地候鸟式养老行业的发展。

她并不孤独。上百万老人同样也在经历着“刘玉芬式”的迁徙。

2019年1月,海南省政协发布的《进一步加强“候鸟群体”服务管理发挥“候鸟人才”作用的调研报告》显示,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海南候鸟人口为164.77万人,约为海南户籍人口总数的17%。其中,三亚候鸟人口数为41万人,约为三亚户籍人口(58.56万人)总数的70%。

伴随着上百万老人的迁徙,旅居公寓、中介平台的发展也开始迎来各自的春天。

四年候鸟生活

2016年年底,刘玉芬在老年摄影培训班好友的介绍下,开始了第一趟候鸟之旅。从此,每年春节、元宵节她都在三亚的公寓中度过,晚辈们只能通过视频通话拜年。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发展候鸟式养老产业开始被密集写进多地官方政策中。

2016年12月,昆明市发布《昆明市大健康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要全力打造“六个中心”,而其中一项便是打造候鸟式养生养老中心;2017年1月,海南省发布《关于充分发挥候鸟型“新东方人”人才作用的意见》,提出鼓励和支持人才中介机构以市场化运作方式,为“候鸟型”人才在琼服务期间的生活、居住、出行等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

刘玉芬从未在朋友圈分享过旅居公寓的照片,但每年一次的旅游照和多次的吉林周边游照例会分享在朋友圈。

对于其中原因,刘玉芬说:“旅居公寓其实就像另一个家,谁会分享家里的照片呢?从公寓走路二十分钟就能到海边,去几次也就没什么新鲜感了。”

2006年从国企退休后,刘玉芬一个月的养老金工资有3000多元。因为关节炎和多项慢性疾病,每当吉林进入冬天,刘玉芬基本只能呆在家中,出门风一吹就会浑身疼痛。

刘玉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退休后突然间就闲了下来,2015年,孙子上初中也不需要自己带,就报名了老年人手机摄影培训和舞蹈培训班。也是在摄影培训班,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旅居。当时也是基于自己的身体条件和家人做了多番商量,最终和好友去了同一个旅居公寓。四年下来,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体验过了。”

公寓的设施是不尽如人意的。“头两年,公寓还会出现停水停电现象,有时在用水高峰期,水量还特别小。公寓里专门用于行动不便的老人的设施肯定是没有的,比如扶手、轮椅、浴室报警器之类的,这也是为什么公寓里都是能生活自理的老人。公寓也没个诊所,看病需要去几公里外的医院,医药费也需要先垫付然后回吉林再统一报销。平常人员出入机构也不会干涉太多”,刘玉芬表示。

为了能按时服用慢性疾病药物,每次迁徙前,刘玉芬都会备好四个月的药量随身携带。好的一面是,2016年,人社部提出异地就医结算工作“三步走”计划。2016年12月,国家跨省异地就医结算平台上线运行,一个月后,海南异地就医结算平台实现与国家平台联网。这意味着刘玉芬只需进行异地就医备案后就可以在海南定点医院就医时直接进行医保报销。

对于刘玉芬而言,旅居公寓已是一种最好的选择。

她说:“旅居其实并不是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和候鸟一样,我们是为了生存被迫旅居,旅居过程中我们也都是一切从简。三亚当地的养老机构我们进不去也肯定不适应。旅居公寓的餐饮、人文环境对于我们来说很亲切。傍晚你去公寓旁的公园逛逛就知道,全是东北口音,都是附近老年公寓出来散步的。”

成本抉择

中国社科院每年发布的《康养蓝皮书:中国康养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共240余万家康养相关企业,全国康养市场总规模为6.85万亿元,较2017年上升10.5%。从老年旅游市场来看,2019年中国老年人旅游消费金额已超过5000亿元。

中国已初步形成千亿级康养需求驱动的蓝海市场。只是,看似巨大的市场空间下,成本和利润成为了许多人的焦虑。

“刘玉芬们”需要为迁徙精打细算。

旅居期间,刘玉芬从未去过当地的收费景点,没去过当地的海鲜餐厅,也不知道免税店在哪里。前往海悦广场和大东海沙滩时也都是选择公交车出行。“我们那一辈人节俭习惯了。坐火车来回一次,虽然身体受点累,但能省下小一千呢。”

2020年11月13日,在上海交通大学行业研究院养老行业研究团队发布《2020中国候鸟式养老冬季栖息地适宜度指数》的发布会现场,团队负责人罗守贵算了一笔账——假设一对哈尔滨的老夫妻在冬季去昆明旅居4个月,以火车卧铺形式往返,车费、住宿费、生活费加起来总花销大约为22000元,平均每人每月为2750元。

2750元对很多老人而言不是一笔小数目。2020年9月19日,在中国养老现状与养老金融发展论坛上,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职工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平均在2900元/月左右,而农村居民养老金平均在170元/月左右。

北京乐退族科技有限公司旅居项目负责人顾惠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中老年人出门旅居肯定会考虑性价比。我们调研的数据显示,2019年老人能接受的费用成本大概就是150-170元/天左右。疫情之后,价格费用会相对应地往上调,接受170-200元/天的群体会更多一点。”

中介平台公司需要考虑利润率。

从2014年起,北京乐退族科技有限公司便开始了旅居业务,其中获客渠道主要为线上近389万粉丝的抖音号、微信公众号以及线下的老年文艺培训班、老客户介绍。顾惠文介绍,2017年,公司旅居业务进入快速发展期,2019年总共服务了约1万人次。

顾惠文表示:“在旅居业务上,现在市场上没有做得特别大的平台,都处在共同探索阶段。现在行业也没有一个标准化的服务列表,各家公司有各自的操作模式,行业也是薄利多销。为了增加利润,很多机构会掺杂一些旅游类的转化,比如引导客户再次消费,通过旅居引流去卖产品。”

旅居公寓需要去算成本账。

“每年12月至3月是三亚旅居公寓的最旺季,这个时间段基本上不会有空房子。公寓总共有近400间房,现在已有近300间房间住满。但夏天时机构入住人数则只有二十几人,夏季三亚的旅居公寓基本不营业,因为一旦营业肯定是入不敷出的”,三亚某老年公寓的负责人张雄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进入四月,公寓的入住价格也呈现断崖式下跌。

张雄向经济观察报提供的价格表显示,如果从2020年12月6日开始入住,时长为3个月,A类房(双人间、面积为45平米)价格为3300元/月,春节当月每人加收300元,一人承包则价格更贵。4-10月,一人单独入住A类房只需2000元/月。“为节约成本,公寓会在4-10月会停掉餐食,需要老人自己做饭。即使这样,依旧是亏本经营。同时因为我们并没有取得民政部门设立养老机构的正规资质,所以也没有当地给予养老机构的政府补贴或其他优惠政策。但总体上,11月至次年四月的收入能覆盖全年的成本,但利润率肯定不高,因此当地也没有出现连锁化经营的旅居公寓”,张雄表示。

市场乱象

目前三亚就只有两家在民政部门登记备案的养老机构。

这是三亚市民政局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报提供的数据。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市场上所谓的老年度假公寓属于私营性质,相当于是旅馆、度假酒店,主管部门为市场监督管理局。养老机构的开办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并且民政部门每年都会对养老机构进行相应的检查。老年度假公寓肯定是不符合的养老机构标准的,所以也没有来我们这里备案,不在我们检查范围内。”

张雄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旅居公寓的特性决定了其不可能取得养老机构资质。我们是北京市一家养老机构的分支机构,我们很清楚养老机构很大部分成本在于护理员与相应的护理设施,每年我们就运营几个月,所以从成本上考虑是不可能雇佣护理员的。定位上,我们主要面向来海南旅居的老人而不是海南本地人。同时,本地人开办的老年公寓基本就不用去,因为他们根本服务不了,在语言沟通上都存在困难。”

12月3日,记者在浏览多家提供旅居机构信息的平台时,发现多数旅居公寓名称为“某老年公寓”或“某老年度假公寓”,在机构类型上则标注为旅居基地。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副秘书长张劲松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机构性质的定义问题将成为阻碍旅居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一方面,很多老人自行在旅居地区租私人住房居住生活,另一方面旅居的服务机构性质准确的定义,市场监管跟不上,导致出现纠纷时维权难。对地方政府来说,这种低水平的旅居市场对当地经济的促进作用不一定明显,但是却带来了各种问题。”

与此同时,张劲松表示,从这几年的市场观察来看,旅居养老还存在着一系列问题。包括当前各地的康养项目普遍存在健康医疗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对于旅居老人来说要获得健康类的服务比较难。专门以旅居为主要方向的项目因为明显的淡旺季造成服务体系服务产品无法完善提升,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一直在基本线徘徊,随着设施逐渐老旧,竞争力会越来越弱。

老人的观念问题则是顾惠文转向和酒店式公寓合作的原因。

曾经,顾惠文也尝试过和当地的养老机构合作。顾惠文表示:“2017年我开始从业旅居业务,当时市面上很少有中介平台在做旅居行业,我们当时找的合作供应商一般是当地的养老机构,但是2018年以后,我慢慢转向和度假酒店以及酒店类公寓合作,转变的主要原因还是客户的需求。旅居老人更多是活力老人群体,他们在旅居时更希望去度假型酒店,他们更偏向于度假型酒店提供的服务。”

对于旅居市场前景,顾惠文仍持积极态度。他表示:“现在整个市场处于快速上升期。此前,我们的客源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但是这两年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二三线城市的中老年客户人数在逐渐的增长。行业需要经历一个从不成熟走向成熟的阶段,这期间,服务类别与标准也能逐渐完善。”

顾惠文期待,未来能有更多大型公司、资本进入旅居市场。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历了两轮融资。“随着同行从业人数的增长,客户的接受度也就越高,最终也能引导客流量的上升。”

张劲松则表示:“康养市场肯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也将成为一些地区经济转型的重要方向。但是如果需要健康快速的成长,还需要对旅居养老惊喜重新定义、业务升级。包括尽快制定相应的标准,加强市场监管,引导行业规范化、标准化发展。丰富旅居服务内容,旅居+老年教育等多业务融合的大康养产业,提升老人服务体验同时也进一步拉动消费。地方政府应做好旅居康养产业的规划,推出具有本地特色的服务和产品,实现产业差异化,提升竞争能力。”

对于旅居行业的未来,刘玉芬说自己没想过。她说:“只希望旅居的收费上涨别快过养老金上涨速度,并且未来还能有专门服务于行动不便老人的平价旅居机构。否则,最终还是只能选择留在吉林过冬。”

【本文作者田进,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与我们联系。